•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rt id="awqti"></rt>
  • <source id="awqti"></source>
    <cite id="awqti"></cite>
    <ruby id="awqti"></ruby>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 <cite id="awqti"><span id="awqti"></span></cite>
    <rp id="awqti"></rp>
    <video id="awqti"><nav id="awqti"></nav></video>
  • <rp id="awqti"></rp>

    第一部 三十二
      家中第一個出來迎接安娜的是她的兒子。他不顧家庭女教師的呼喊,下了樓梯就朝她跑去,歡喜欲狂地叫起來:“媽媽!媽媽!”跑到她跟前,他就摟住她的脖子。

      “我告訴你是媽媽吧!”他對家庭女教師叫道。“我知道的!”

      她兒子,也像她丈夫一樣,在安娜心中喚起了一種近似幻滅的感覺。她把他想像得比實際上的他好得多。她不能不使自己降到現實中來欣賞他本來的面目。但就是他本來的面目,他也是可愛的,他長著金色的鬈發、碧藍的眼睛和穿著緊裹著雙腿的長襪的優美的小腿。安娜在他的親近和他的愛撫中體驗到一種近乎肉體的快感,而當她遇到他的單純、信賴和親切的眼光,聽見他天真的詢問的時候,就又感到了精神上的慰藉。安娜把多莉的小孩們送給他的禮物拿出來,告訴他莫斯科的塔尼婭是怎樣的一個小女孩,以及塔尼婭多么會讀書,而且還會教旁的小孩。

      “哦,我沒有她那么好嗎?”謝廖沙問。

      “在我眼里,你比世界上什么人都好哩。”

      “我知道,”謝廖沙微笑著說。

      安娜還沒有來得及喝完咖啡,就通報利季婭·伊萬諾夫伯爵夫人來拜訪了。利季婭·伊萬諾夫伯爵夫人是一個高個子的胖女人,臉色是不健康的黃色,長著兩只美麗的沉思似的黑眼睛。安娜很喜歡她,但是今天她好像第一次看出了她的一切缺點。

      “哦,親愛的,您采到了橄欖枝①吧?”利季婭·伊萬諾夫伯爵夫人一進房門就問。

      “是的,一切都了結了,但是事情也并不像我們想的那么嚴重,”安娜回答。“大概我的bellesoeur②也太急躁了一點。”

      利季婭·伊萬諾夫伯爵夫人,雖然對于一切和她無關的事情都感到興味,但是卻有一種從來不耐心聽取她所感到興味的事情的習慣;她打斷安娜說:

      “是的,世界上充滿了憂愁和邪惡呢。我今天苦惱死了。”

      “啊,怎么回事呢?”安娜說,竭力忍住不笑。

      “我開始感到毫無結果地為真理而戰斗有點厭煩了,有時候我簡直弄得無可奈何哩。小姊妹協會的事業(這是一個博愛的、愛國的宗教組織)進行得很好。但是和這些紳士一道,就什么事都做不成,”利季婭·伊萬諾夫伯爵夫人帶著譏諷的、聽天由命的語調補充說。“他們抓住一個思想,把它歪曲了,然后又那么卑俗無聊地談論它。僅僅兩三個人,你丈夫就是其中的一個,懂得這事業的全部意義,而其余的人只會把這事弄糟。昨天普拉夫金寫了封信給我……”

      普拉夫金是僑居國外的一位有名的泛斯拉夫主義者③,利季婭·伊萬諾夫伯爵夫人述說了這封信的大意。

      ①橄欖枝為一種和平的標志,此句的意思是問安娜調解成功沒有。

      ②法語:嫂嫂。

      ③泛斯拉夫主義是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形成的反動政治流派。其基本思想是企圖在俄國沙皇制度統治下將所有斯拉夫民族統一為一個國家。

      接著伯爵夫人又告訴了她一些反對教會合并運動的不愉快事件和陰謀,就匆匆地走了,因為她那天還要出席某團體的集會和斯拉夫委員會的會議。

      “這自然和以前毫無兩樣;但是我以前怎樣沒有注意到呢?”她自言自語。“莫非她今天特別氣憤?不過真好笑;她的目的是行善,她是基督徒,但是她卻總是怒氣沖天;她總有敵人,而且那些敵人也都是假基督和行善之名哩。”

      利季婭·伊萬諾夫伯爵夫人走后,又來了另一個朋友,某長官的太太,告訴了她城里的一切新聞。到三點鐘,她也走了,答應來吃晚飯。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還在部里。安娜,剩下一個人,照顧她兒子吃了飯(他是和父母分開吃的),整理好東西,看過了堆積在她桌上的書信和便條,寫了回信,就這樣把飯前的時間度過去了。

      她在旅途中所感到的無端的羞恥之情和她的興奮都完全消逝了。在她習慣的生活環境中,她又感覺得自己很堅定,無可指責了。

      她驚異地回想起她昨天的心情。“發生了什么呢?沒有什么!弗龍斯基說了些傻話,那本來是容易制止的,而我回答得也很得體。對我丈夫說出來是不必要的,而且不可能的。說出來反而是小題大做了。”她想起她怎樣告訴過她丈夫,彼得堡有一個青年,是她丈夫的部下,差一點向她求愛,以及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怎樣回答她說凡是在社交界生活的女人總難免要遇到這種事,他完全信賴她的老練,決不會讓嫉妒來損害她和他自己的尊嚴。“這樣何必說出這件事來呢?

      真的,謝謝上帝,沒有什么好說的!”她自言自語。

      三十三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四點鐘從部里回來,但是像常有的情形一樣,他沒有來得及進來看她。他先到書房里去接見等候著他的請愿的人們,在他的秘書拿來的一些公文上簽了字。在用餐時(總有幾個客人在卡列寧家用餐)來了一位老太太,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的表姐、一位局長和他的夫人、一位被引薦到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部下工作的青年,安娜走進客廳來招待這些客人。五點整,彼得一世的青銅大鐘還沒有敲完第五下,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就進來了,穿著佩戴著兩枚勛章的禮服,打著白領帶,因為他吃了飯馬上就要出去。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生活中的每分鐘都給分配和占滿了。為了要按時辦完擺在面前的事,他嚴格地遵守時間。“不匆忙,也不休息”是他的格言。他走進餐廳,和大家打了一個招呼,就急忙坐下來,對他的妻子微笑。

      “是的,我的孤獨生活結束了。你不會相信一個人吃飯有多么不舒服呀。”(他特別著重不舒服這個字眼。)

      吃飯時他和妻子稍稍談了一下莫斯科的事,露出譏諷的微笑,向她詢問了一下斯捷潘·阿爾卡季奇的情況;但是談話大體上是一般性的,涉及彼得堡官場上和社會上的各種新聞。飯后,他陪了客人們半個鐘頭,又含著微笑和妻子緊緊地握了握手,就退了出去,坐車出席會議去了。安娜那晚上既沒有到那位聽見她回來了就邀請她去赴晚會的貝特西·特維爾斯基公爵夫人那里去,也沒有去那晚上她原已經定好了包廂的劇場。她不出去主要是因為她打算穿的衣服還沒有做好。總之,安娜在客人走后忙著收拾服裝時,她感到非常懊惱。她本來是一位很懂得怎樣在穿著上不花許多錢的能手,在去莫斯科之前她拿了三件衣服交給女裁縫去改。這衣服要改得讓人認不出來,并且三天以前就應該做好的。結果兩件衣服還沒有動手,而其余一件又沒有照著安娜的意思改。女裁縫走來解釋,硬說還是照她那樣做的好,安娜發了那么大的脾氣,她過后一想起來還感覺得慚愧哩。為了要完全平靜下來,她走進育兒室,和她兒子在一起消磨了整整一個晚上,親自安置他睡了,給他畫了十字,給他蓋上被子。她沒有到外面什么地方去,把晚上的時間那么愉快地在家里度過,覺得高興極了。她感覺得這么輕松平靜,她這么清楚地看出來她在火車上覺得那么重要的一切事情,不過是社交界中一件平平常常的小事罷了,她沒有理由在任何人或是她自己面前感到羞愧。安娜拿了一本英國小說在火爐旁坐下,等待著她丈夫。正九點半,她聽到了他的鈴聲,他走進房間來了。

      “你終于回來了,”她說,把手伸給他。

      他吻了吻她的手,在她身旁坐下。

      “大體上說來,我看你的訪問很成功吧,”他對她說。

      “是的,很成功哩,”她說,于是她開始把一切事情從頭到尾告訴他:她和弗龍斯基伯爵夫人同車旅行,她的到達,車站上發生的意外。接著她就述說她開頭怎樣可憐她哥哥,后來又怎樣可憐多莉。

      “我想這樣的人是不能饒恕的,雖然他是你哥哥,”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嚴峻地說。

      安娜微微一笑。她知道他說這話只是為了表示對親屬的體恤并不能阻止他發表他的真實意見。她知道她丈夫這個特性,而且很喜歡這一點。

      “一切都圓滿解決,你又回來了,我真高興哩,”他繼續說。哦,關于我那項議會通過的新法案,人們有什么議論呢?”

      安娜關于這個法案毫無所聞,她想起自己竟會這么輕易地忘記他那么重視的事,良心上覺得很不安。

      “相反地,這里卻引起了很大反響,”他露出得意的微笑說。

      她看出來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想要把這件事最使他愉快的地方告訴她,因此她用問題去引他講出來。帶著同樣的得意的微笑,他告訴她因為通過這個法案他博得的喝彩。

      “我非常,非常高興哩。這證明對于這個事情的合理而又堅定的觀點終于在我們中間開始形成了。”

      喝完了第二杯加奶油的茶,吃完面包,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就站起來,向書房走去。

      “你今晚上什么地方都沒有去嗎?你一定很悶吧,我想?”

      他說。

      “啊,不!”她回答,跟著他站起來,陪伴著他通過這房間走到他書房去。“你現在讀什么呢?”她問。

      “現在我在讀DucdeLille,《Poésiedesenfers》①,”他回答。“一本了不起的書哩。”

      安娜微微一笑,好像人們看見他們所愛的人的弱點微笑一樣,于是,挽住他的胳臂,她把他送到書房門口。她知道他晚上讀書成了必不可少的習慣。她也知道雖然他的公務幾乎吞沒了他的全部時間,但他卻認為注意知識界發生的一切值得注目的事情是他的義務。她也知道他實際上只對政治、哲學和神學方面的書籍發生興趣,藝術是完全和他的性情不合的;但是,雖然這樣,或者毋寧說正因為這樣,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從來沒有忽略過任何在藝術界引起反響的事情,而是以博覽群書為自己的職責。她知道在政治、哲學、神學上面,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常發生懷疑,加以研究;但是在藝術和詩歌問題上,特別是在他一竅不通的音樂問題上,他卻抱著最明確的堅定見解。他喜歡談論莎士比亞、拉斐爾②、貝多芬,談新派詩歌和音樂的意義,這一切都被他十分清晰精確加以分類。

      ①法語:李爾公爵的《地獄之詩》。(李爾公爵似乎是托爾斯泰虛構的名字,有些像著名法國詩人盧孔德·得·李爾〔1818—1894〕的名字。)

      ②拉斐爾(1483—1520),文藝復興時期偉大的意大利畫家。

      “哦,上帝保佑你!”她在書房門口說,書房里一支有罩的蠟燭和一只水瓶已經在他的扶手椅旁擺好。“我要寫信到莫斯科去。”

      他緊緊握著她的手,又吻了吻它。

      “他畢竟是一個好人:忠實,善良,而且在自己的事業方面非常卓越,”安娜在返回她的房間去的時候這樣對自己說,仿佛是在一個攻擊他、說決不可能有人愛上他的人面前為他辯護一樣。“可是他的耳朵怎么那么奇怪地支出來呢?也許是他把頭發剪得太短了吧?”

      正十二點鐘,當安娜還坐在桌邊給多莉寫信的時候,她聽到了平穩的穿著拖鞋的腳步聲,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梳洗好了,腋下挾著一本書,走到她面前來。

      “是時候了,是時候了!”他說,浮上一種會心的微笑,就走進寢室去了。

      “他有什么權利那樣子看他呢?”安娜想,回憶起弗龍斯基看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的那種眼光。

      她脫了衣服,走進寢室;但是她的臉上不僅已經絲毫沒有她在莫斯科時從她的眼睛和微笑里閃爍出來的那股生氣,相反地,現在激情的火花好似已在她心中熄滅,遠遠地隱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十四

      弗龍斯基離開彼得堡去莫斯科的時候,把他在莫爾斯基大街上的那幢大房子留給他的朋友和要好的同事彼得里茨基照管。

      彼得里茨基是一個青年中尉,門閥并不十分顯貴,不僅沒有錢,而且老是負債累累,到晚上總是喝得爛醉,他常常為了各種荒唐可笑的、不名譽的丑事而被監禁起來,但是僚友和長官都很寵愛他。十二點鐘從火車站到達他的住宅的時候,弗龍斯基看見大門外停著一輛他很熟悉的出租馬車。當他還站在門外按鈴的時候,就聽到了男性的哄笑聲,一個女性的含糊不清的聲音和彼得里茨基的叫聲:“如果是個什么流氓,可不要讓他進來!”弗龍斯基叫仆人不要去通報,悄悄地溜進了前廳。彼得里茨基的一個女友,西爾頓男爵夫人,長著玫瑰色小臉和淡黃色頭發,穿著一件淡紫色的綢緞連衣裙,光彩奪目,她用巴黎話聊著閑天,像一只金絲雀一樣,她的聲音充滿了整個屋子,這時她正坐在圓桌旁煮咖啡。彼得里茨基穿著大衣,騎兵隊長卡梅羅夫斯基,大概是剛下了班跑來的,還是全身軍裝,他們坐在她的兩邊。

      “好!弗龍斯基!”彼得里茨基叫著,跳了起來,啪的一聲推開椅子。“我們的主人來了!男爵夫人,拿新咖啡壺給他煮點咖啡吧。啊呀,我們沒有想到你來!我希望你會滿意你的書房里這個裝飾品,”他指著男爵夫人說。“你們彼此一定認識的吧?”

      “我想是認識的,”弗龍斯基浮上一種愉快的微笑說,緊緊握著男爵夫人的小手。“可不是嗎!我們是老朋友哩。”

      “您是旅行回來吧?”男爵夫人說。“那么我就要走了。哦,要是我礙事的話,我立刻就走。”

      “您隨便在哪里都當在家里一樣,男爵夫人,”弗龍斯基說。“你好,卡梅羅夫斯基?”他補充說,冷淡地和卡梅羅夫斯基握了握手。

      “聽聽,您再也講不出這樣漂亮的話,”男爵夫人轉向彼得里茨基說。

      “不,那為什么?吃了飯以后我也能講得那樣好。”

      “吃了飯以后就不稀奇了!哦,那么我給你煮一點咖啡,你先去洗個臉,收拾一下吧,”男爵夫人說,又坐下來,當心地旋轉著新咖啡壺的小螺旋。“皮埃爾,拿咖啡給我,”她向彼得里茨基說,她叫他皮埃爾,那是他的姓的愛稱,她并不隱諱她和他的關系。“我再加點進去。”

      “您會弄壞的!”

      “不,我不會弄壞的!哦,您的夫人呢?”男爵夫人突然說,打斷了弗龍斯基和他的同僚的談話。“我們這里已經把您招贅出去了哩。您把您的夫人帶來了嗎?”

      “沒有,男爵夫人。我天生是一個茨岡,而且一直到死也還是一個茨岡。”

      “這樣倒更好了,例更好了!來握握手吧。”

      男爵夫人不放松弗龍斯基,開始邊笑邊講地告訴他她最近的生活計劃,征求他的意見。

      “他怎么也不讓我離婚!哦,我怎么辦呢?(他,就是她的丈夫。)現在我想去告他。您有什么高見?卡梅羅夫斯基,留心咖啡啊,它已經在滾了;您看,我實在忙不過來呀!我要告狀,因為我得保全我的財產。您明白這有多么荒唐呀,他借口說我對他不貞,”她輕蔑地說,“公然想霸占我的財產。”

      弗龍斯基愉快地聽著這位嬌艷少婦的有趣的閑談,隨聲附和著,半開玩笑半認真地給她出些主意,總之他立刻采取了他和這一類婦人談話時慣用的調子。在他的彼得堡的世界里,所有的人分成了截然相反的兩類。一類是下層階級:他們是粗俗的、愚蠢的、特別可笑的人們,他們認為一個丈夫只應當和合法妻子同居;認為少女要貞潔,婦人要端莊,而男子要富于男子氣概、有自制力、堅強不屈;認為人要養育孩子,掙錢謀生,償付債款,以及各種同樣荒唐的事。這是那一類舊式的可笑人物。但是另外有一類人:真正的人,他們都屬于這一類,在這一類人里,最要緊的是優雅,英俊,慷慨,勇敢,樂觀,毫不忸怩地沉溺于一切情欲中,而盡情嘲笑其他的一切。

      僅僅在最初一瞬間,弗龍斯基因為剛從莫斯科帶來了完全不同的世界的印象而感到不知所措;但是不一會,好像把腳套進一雙舊拖鞋里一樣,他又回到了他以前的那個輕松愉快的世界里。

      咖啡實際上沒有煮好,只是潑濺在每個人身上,燒干了,恰好盡了它應盡的義務——就是,成了他們吵鬧大笑的理由,濺污了貴重的地毯和男爵夫人的連衣裙。

      “哦,現在,再見吧,要不然,您再也不會去洗臉,而在我的良心上就會留下一位體面的紳士所能犯的最大罪行——

      不愛清潔。哦,您勸我拿一把刀刺進他的喉嚨嗎?”

      “當然啰。可是要設法使您的手貼近他的嘴唇。那么他就會吻吻您的手,一切就會圓滿地收場,”弗龍斯基回答。

      “那么在法蘭西戲院再見吧!”她的衣裙發出一陣究n聲,她走了。

      卡梅羅夫斯基也站了起來,弗龍斯基沒有等到他走掉,就和他握了握手,走進盥洗室去了。在他洗臉的時候,彼得里茨基把從弗龍斯基離開彼得堡以后他境況的變遷簡單扼要地對他講了一講。他一個錢都沒有。他父親說再也不給他一個錢,而且不肯替他還債。裁縫想使他坐牢,另外一個人也威嚇著要把他關進監獄。聯隊隊長聲言如果他繼續干出這些丑事的話,他就得離開聯隊。男爵夫人像個辣蘿卜一樣,使他討厭得要死,特別是她總想給他錢用。但是有另外一個女子——他可以帶來給弗龍斯基看看——艷麗驚人,完全是東方型的,“奴隸利百加①型的,你要知道。”他和別爾科舍夫又吵了架,差一點要和他決斗,但是自然這是沒有結果的。總之,一切都非常有趣和暢快。為了不讓他的同僚更深地了解他的境遇的底細,彼得里茨基開始告訴他一切有趣的新聞。當他在這幢消磨了他三年歲月的熟悉住宅的環境之中,聽著彼得里茨基講那些熟悉的故事的時候,弗龍斯基體會到又回到他過慣了的無憂無慮的彼得堡生活中的快感。

      ①利百加是《圣經·舊約·創世記》中亞伯拉罕的兒子以撒的妻子,是一位容貌極其俊美的女子。彼得里茨基在這里是指司各特的小說《艾凡赫》里的猶太女子蕊貝卡型的。

      “決不會吧!”他叫起來,放下臉盆踏板,他正在臉盆里洗他的健康的、紅潤的脖子。“決不會吧!”聽到洛拉拋棄了費爾京戈夫和米列耶夫同居的消息的時候,這樣叫了起來。

      “他還是那樣蠢笨和洋洋自得嗎?哦,布祖盧科夫怎樣了?”

      “哦,布祖盧科夫鬧了一個笑話——真好玩極了!”彼得里茨基叫嚷著。“你知道他是個舞迷,沒有一次宮廷舞會他不在場的。他戴了一頂新式頭盔去參加盛大舞會。你看見過新式頭盔嗎?非常好,很輕。哦,他就這樣站在那里……不,我說,你聽呀。”

      “我是在聽呀,”弗龍斯基回答,一面用粗毛巾擦身體。

      “大公夫人同著一位公使什么的來了,也是活該倒霉,他們談起新式頭盔來。大公夫人一定要拿新式頭盔給公使看。他們看見我們的朋友站在那里。(彼得里茨基摹擬他戴著頭盔站在那里的樣子。)大公夫人向他要頭盔,他不給她。這是怎么回事呢?哦,大家都對他使眼色,點頭,皺眉——把帽子給她,給她!他不給她。他呆呆地站著不動。你就想他那副神氣吧!……哦,那……他姓什么,隨便他姓什么吧……向他要帽子……他不肯!……他就把它搶過來,遞給了大公夫人。‘這里,夫人,’他說,‘是新式頭盔,’她把帽子翻過來,而——你想想吧——撲通一聲從里面掉下一只梨,許多糖果,糖果恐怕有兩磅!……他把它們藏在里面,好乖乖!”

      弗龍斯基捧腹大笑了。好久以后,在他談別的事情的時候,他一想到頭盔,就又爆發出他那種健康的笑聲來,露出兩排健全的密密的牙齒。

      聽了這一切消息,弗龍斯基靠著聽差幫助,穿好制服,就去報到。他打算報到以后,駕車到他哥哥家里和貝特西家里去,然后再拜訪幾個地方,以便開始去那可以會見卡列寧夫人的交際場所。他出了門總要到深夜才回來,正如他在彼得堡一向的習慣一樣。

      !--------

    返回目錄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vr快艇 www.lesblives.com:奉新县| www.apics-hawaii.org:富平县| www.blmkt-ae.com:项城市| www.sxkanghe.com:武隆县| www.copperkidsolo.com:云阳县| www.modasaatler.com:安化县| www.hg97345.com:肥城市| www.eccacaceres.org:巴彦淖尔市| www.uckkimya.com:基隆市| www.viralinsocialmedia.com:富川| www.cialisn.com:澄城县| www.airsolution-group.com:商城县| www.sclxss.com:弥勒县| www.ramblingabare.com:将乐县| www.istanbulzemin.net:伊宁市| www.vsexpesenok.net:巩义市| www.ynlykj.com:昆山市| www.calentopia.com:桑日县| www.906765.com:教育| www.falsestop.com:涞水县| www.vcmarienkirchen.com:永春县| www.khxrw.cn:郧西县| www.kieanna.com:溧水县| www.nesemancreative.com:蓬莱市| www.sz-sg.com:大厂| www.kmm-llc.com:咸宁市| www.ukmagic.net:屏边| www.tradingjm.com:柘荣县| www.dhc-net-cn.com:开原市| www.zl1234.com:平乐县| www.rentanaudience.com:开鲁县| www.andreacurryyoga.com:喜德县| www.heidiphotographers.com:巴林左旗| www.a2bcourierservice.com:台南县| www.wh-leadlaser.com:天气| www.tiehimup.com:昌平区| www.editions-nergal.com:突泉县| www.elmasseker.com:富裕县| www.betatooling.com:厦门市| www.tengbo688.com:新乡市| www.szqtouch.com:鄢陵县| www.bj-mrsm.com:连云港市| www.abzmli.com:原平市| www.tonivlee.com:汾西县| www.haofzjia.com:满城县| www.atramusic.com:兴文县| www.andyandnina.com:桐城市| www.saltatoria.com:元江| www.mwambu.com:石渠县| www.xx4y.com:朝阳区| www.shatac.com:抚州市| www.ccshcy.com:江津市| www.cp55522.com:七台河市| www.wsr7.com:扶绥县| www.cursosrioja.com:台东市| www.manuel-huber.net:宁安市| www.pinkycandylens.com:东明县| www.addx-technologies.com:和硕县| www.choco-loco-net.com:西藏| www.chmyl.com:陇南市| www.zxtyw.cn:乌拉特中旗| www.bzslc.com:红安县| www.83-bits.com:成武县| www.lebronsoldiershoes.com:湘乡市| www.itmightbefun.com:湖州市| www.cnsc-cts.com:大城县| www.guvamint.com:思茅市| www.qunfengdesign.com:陇西县| www.excelsisairways.com:和田县| www.archdown.com:钟祥市| www.kinghgw.com:永登县| www.amusementsrereko.com:新龙县| www.enselo.com:石河子市| www.kingbcw.com:安阳市| www.eccacaceres.org:电白县| www.sandillc.com:酒泉市| www.yookow.com:霸州市| www.specificatii.com:五河县| www.1958difan.com:无棣县| www.dantealighieribsb.com:岐山县| www.agen66.com:平利县| www.caitaocongtrinh.com:河间市| www.elisa110.com:遵义县| www.faisal1624.com:兴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