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rt id="awqti"></rt>
  • <source id="awqti"></source>
    <cite id="awqti"></cite>
    <ruby id="awqti"></ruby>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 <cite id="awqti"><span id="awqti"></span></cite>
    <rp id="awqti"></rp>
    <video id="awqti"><nav id="awqti"></nav></video>
  • <rp id="awqti"></rp>

    第四部 十七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回到他的寂寞的房間,不禁回憶著宴間和宴后的談話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達里婭·亞歷山德羅夫娜談到饒恕的那番話,只是喚起了他惱怒的心情。基督教的訓誡是否適用于他的情況是一個太難的問題,不是可以輕易談論的,而且這個問題早就被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否定了。在所有的話里,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上的是愚笨的、溫厚的圖羅夫岑的這句話:他的行為真不愧為一個堂堂的男子!要求他決斗,把他打死了。大家顯然都有同感,雖然出于禮貌,沒有說出口來。

      “但是事情已成定局,想也無益了,”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自言自語。于是除了眼前的旅行和他的調查工作以外,再也不想別的什么,他走進他的房間,問那送他進來的守門人他的仆人到哪里去了;守門人回答說仆人剛剛出去。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吩咐拿茶來,在桌旁坐下,拿起旅行指南,開始考慮他的旅行路程。

      “兩封電報,”返回來的仆人說。“請原諒,大人,我剛才出去了。”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接過電報,拆開來。第一個電報是通知已任命斯特列莫夫擔任卡列寧所渴望的位置。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扔下電報,微微漲紅了臉,立起身來,開始在房間里來回踱著。“QuosvultperderedementatB,”①他說,Quos就是指那些對于這個任命應負責任的人。他倒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得到這個位置、自己顯然被人忽略了而懊惱,而是因為那個油嘴滑舌的吹牛大家斯特列莫夫是比誰都不勝任這個職務,這點他們竟沒有看出,在他看來是不可理解的、奇怪的。他們怎么會看不到由于這個任命他們毀了他們自己,損害了他們的Prestige②啊!

      ①拉丁語:凡上帝要毀滅者,先使其瘋狂。

      ②法語,威望。

      “又是這一類事情吧,”他痛心地自言自語,一面拆第二封電報。這電報是他妻子打來的。用藍鉛筆寫的她的名字“安娜”首先映入他的眼簾。“我快死了;我求你,我懇求你回來。得到你的饒恕,我死也瞑目,”他閱讀著。他輕蔑地笑了笑,扔下了電報。他開頭想,這無疑是詭計和欺騙。

      “她什么欺騙的事都做得出來呢。她快要生產了。也許是難產吧。可是他們到底是什么目的呢?要使生下的孩子成為合法的,損害我的名譽,阻礙離婚嗎?”他想。“但是電報里面有這樣的字句:我快要死了……”他又讀了電報,突然電報里的字句的明明白白的意義打動他了。“假如是真的呢?”他自言自語。“假如真的,她在痛苦和臨死的時候誠心地懺悔了,而我,卻把這當作詭計,拒絕回去?這不但是殘酷,每個人都會責備我,而且在我這方面講也是愚蠢的。”

      “彼得,叫一輛馬車。我要回彼得堡去,”他對仆人說。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決定回彼得堡去看妻子。要是她的病是假的,他就不說一句話,又走開。要是她真是病危,希望臨死之前見他一面,那么如果他能夠在她還活著的時候趕到的話,他就饒恕了她;如果他到得太遲了,他就參加她的葬儀。

      一路上他沒有再去想他應該做的事。

      帶著在火車上的一夜所引起的疲勞和不清潔的感覺,在彼得堡的朝霧中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坐車馳過空寂的涅瓦大街,他直瞪著前方,不去想那等待著他的事情。他不能夠想這個,因為一想像到將要發生的事,他就不能夠從腦中驅除掉這個念頭:她的死會立刻解決他的困難處境。面包店、還關著門的商店、夜里的馬車、打掃人行道的人,一一在他眼前閃過,他注視著這一切,竭力使自己不去想等待著他的事情,不去想那他不敢希望,卻又在希望的事情。他乘車馳近臺階。一部雪橇和一輛馬車停在門口。馬車夫在座位上睡著了。走進門口的時候,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好像從腦子的深遠角落里掏出了決心,核對了一下。那決心就是:“假如是假的,那么就一言不發地予以蔑視,一走了之。

      假如是真的,就做到恰如其分。”

      看門人不待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按鈴就把門開開了。看門人彼得羅夫,另一個名字叫卡皮托內奇,穿著舊外套,沒有系領帶,穿著拖鞋,看上去很奇怪的樣子。

      “太太怎樣了?”

      “昨天平安地生產了。”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突然站住了,變了顏色。他這才清楚地領會到他曾多么強烈地渴望她死掉。

      “她好嗎?”

      柯爾尼系著早晨用的圍裙跑下樓來。

      “很壞呢,”他回答。“昨天舉行過一次醫生會診,這時醫生也在。”

      “把行李拿進來,”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說,聽說還有死的希望,就感到稍稍安心了,他走進了門廳。

      在衣架上,掛著一件軍人的外套。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看到了,問:

      “什么人在這兒?”

      “醫生、接生婦和弗龍斯基伯爵。”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走進里面的房間。

      客廳里沒有一個人;聽到他的腳步聲,接生婦戴著有淡紫色絲帶的帽子從她的書房里走出來。

      她走到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面前,由于死的迫近而不拘禮節了,一把抓住他的手,拉著他向寢室走去。

      “謝謝上帝,您回來了!她不住地說著您,除了您再也不說別的話了,”她說。

      “快拿冰來,”醫生的命令的聲音從寢室里傳出來。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走進她的臥房。

      弗龍斯基側身坐在桌旁一把矮椅上,兩手掩著臉,在哭泣。

      他聽到醫生的聲音就跳起來,把手從臉上放下,看見了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見到她的丈夫他很窘,又坐下去,把頭縮進肩膊中間去,好像要隱沒的樣子;但是他努力抑制住自己,立起身來,說:

      “她快要死了。醫生說沒有希望了。我聽憑您的處置,只是請讓我在這里……不過,我聽憑您處置。我……”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看到弗龍斯基的眼淚,感到了每當他看見別人痛苦的時候心頭就涌現的慌亂情緒襲上心來,于是把臉避開,他急急地向門口走去,沒有聽完他的話。從寢室里傳來安娜在說什么話的聲音。她的聲音聽上去好似很快活,很有精神,帶著異常清晰的聲調。阿列克榭·亞歷山德羅維奇走進寢室,走到床邊。她躺在那里,臉朝著他。她的兩頰泛著紅暈,眼睛閃耀著,她那從睡衣袖口里伸出來的小小的白皙的手在撫弄著絨被的邊角,扭絞著它。看上去好像她不但健康,容光煥發,而且處在最快樂的心境中。她迅速地、響亮地以異常準確的發音和充滿感情的語氣說著。

      “因為阿列克謝——我是說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兩人都叫阿列克謝,多么奇怪而又可怕的命運,不是嗎?)——阿列克謝不會拒絕我的。我會忘記,他也會饒恕我……可是他為什么不來呢?他真是個好人啊,他自己還不知道他是個多么好的人呢。噢,我的上帝,多苦惱呀!給我點水喝吧,快點!啊,這對于她,對于我的小女孩可有害呢!啊,那么也好,就把她交給奶媽吧。是的,我同意,這樣倒也好。

      他要來了,看見她會不舒服哩。把她抱走吧。”

      “安娜·阿爾卡季耶夫娜,他來了。他在這里!”接生婦說,竭力引她注意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

      “啊,真是瞎說!”安娜繼續說,沒有看到她丈夫。“不,把她給我吧,把我的小女孩給我吧!他還沒有來呢。您說他不會饒恕我,那是因為您不了解他。誰也不了解他,只有我一個人,就是我也很困難呢。他的眼睛,我應該知道——謝廖沙的眼睛就和他的一模一樣——我就是為了這緣故不敢看它們呢。謝廖沙吃飯了嗎?我知道大家都會忘掉他。他不會忘掉。謝廖沙得搬到拐角的房間里去,要Marictte和他一道睡。”

      突然她畏縮了,靜默了,她恐怖地把手舉到臉上,就像在等待什么打擊而在自衛似的。她看到了她的丈夫。

      “不,不!”她開口了。“我不怕他,我怕死。阿列克謝,到這里來吧。我要趕快,因為我沒有時間了,我活不了多久了;馬上就要發燒,我又會糊涂了。現在我明白,什么都明白,什么都看得見!”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的皺著眉頭的臉現出了痛苦的表情;他拉住她的手,竭力想說什么,但是他說不出來;他的下唇顫動著,但是他還是拼命克制他的激動情緒,只是不時地瞥她一眼。而每當他瞥視她的時候,他就看到了她的眼神帶著他從來不曾見過的那樣溫柔而熱烈的情感望著他。

      “等一等,你不知道哩……等一等,等一等!……”她停住了,好像要集中思想似的。“是的,”她開口說,“是的,是的,是的。這就是我所要說的話。不要認為我很奇怪吧。我還是跟原先一樣……但是在我心中有另一個女人,我害怕她。她愛上了那個男子,我想要憎惡你,卻又忘不掉原來的她。那個女人不是我。現在的我是真正的我,是整個的我。我現在快要死了,我知道我會死掉,你問他吧。就是現在我也感覺著——看這里,我的腳上、手上、指頭上的重壓。我的指頭——看它們多么大啊!但是一切都快過去了……我只希望一件事:饒恕我,完全饒恕我!我壞透了,但是我的乳母曾經告訴過我:那個殉難的圣者——她叫什么名字?她還要壞呢。我要到羅馬去,在那里有荒野,這樣我就不會打擾任何人了,只是我要帶了謝廖沙和小女孩去……不,你不會饒恕了!我知道這是不可饒恕了!不,不,走開吧,你太好了!”她把他的手握在一只滾燙的手里,同時又用另一只手推開他。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的情緒的混亂越來越增長,現在竟達到了這樣的地步,他已不再和它斗爭了。他突然感覺到他所認為的情緒混亂反而是一種幸福的精神狀態,那忽然給予了一種他從來未曾體驗過的新的幸福。他沒有想他一生想要恪守的、教他愛和饒恕敵人的基督教教義;但是一種愛和饒恕敵人的歡喜心情充溢了他的心。他跪下把頭伏在她的臂彎里(隔著上衣,她的胳膊像火一樣燙人),像小孩一樣嗚咽起來。她摟住他的光禿的頭,更挨近他,帶著夸耀的神情抬起她的眼睛。

      “那是他,我知道!那么饒恕了我吧,饒恕我的一切吧!……他們又來了,他們為什么不走開?……啊,把我身上的這些皮外套拿開吧!”

      醫生移開了她的手,小心地讓她躺在枕頭上,用被單蓋住她的肩膀。她順從地仰臥著,用閃光的眼睛望著前面。

      “記住一件事,我要的只是饒恕,除此以外,我不再要求什么了……他為什么不來?”她轉臉向著門口,朝著弗龍斯基說。“來呀,來呀!把你的手給他吧。”

      弗龍斯基走到床邊,看到安娜,又用手掩住臉。

      “露出臉來,望望他!他是一個圣人,”她說。“啊,露出臉來,露出臉來呀!”她生氣地說。“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讓他的臉露出來!我要看看他。”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拉住弗龍斯基的手,把他的雙手從他的臉上拉開,那臉因為痛苦和羞恥的表情顯得十分可怕。

      “把你的手給他吧。饒恕他吧。”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把手伸給他,忍不住流出眼淚。

      “謝謝上帝,謝謝上帝!”她說,“現在一切都準備好了。只要把我的腿拉拉直吧。哦,好極了。這些花畫得多難看呀,一點也不像紫羅蘭,”她指著壁紙說。“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什么時候完結呢?給我點嗎啡吧。醫生,給我點嗎啡吧!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

      她在床上輾轉反側起來。

      主任醫生和他的同事都說這是產褥熱,這種病百分之九十九是沒有救的。整天發燒、說胡活,昏迷。半夜里病人躺在床上失了知覺,幾乎連脈搏也停止了。

      隨時都會死亡。

      弗龍斯基回家去了,但是早晨又來探問,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在前廳迎接他,說:

      “請留在這里吧,她也許會問到您的,”于是親自領他走進妻子的臥室。

      到早上,她又興奮和激動起來,思想積言語滔滔如流,末后又神志昏迷了。到第三天又是一樣,醫生說還有希望。那天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走進弗龍斯基坐著的臥室,關上門,面對著他坐下。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弗龍斯基感到快要表明態度了,這樣說,“我什么也說不出來,我什么都不明白。饒恕我吧!不論您多么痛苦,但是相信我,在我是更痛苦。”

      他本來想站起來,但是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拉住他的手,說:

      “我求您聽我說;這是必要的。我應當表明我的感情,那種指導過我、而且還要指導我的感情,這樣您就不至于誤解我了。您知道我決定離婚,甚至已開始辦手續。我不瞞您說,在開始的時候,我躊躇,我痛苦;我自己承認我起過報復您和她的愿望。當我接到電報的時候,我抱著同樣的心情回到這里來,我還要說一句,我渴望她死去。但是……”他停了停,考慮要不要向他表白他的感情。“但是我看見她,就饒恕她了。饒恕的幸福向我啟示了我的義務。我完全饒恕了。我要把另一邊臉也給人打,要是人家把我的上衣拿去,我就連襯衣也給他。我只祈求上帝不要奪去我的這種饒恕的幸福!”眼淚含在他的眼睛里,那明朗的、平靜的神色感動了弗龍斯基。“這就是我的態度。您可以把我踐踏在污泥里,使我遭到世人的恥笑,但是我不拋棄她,而且我不說一句責備您的話,”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繼續說。“我的義務是清楚規定了的:我應當和她在一起,我一定要這樣。假如她要見您,我就通知您,但是現在我想您還是走開的好。”

      他站起身來,嗚咽打斷了他的話。弗龍斯基也立起身來,彎著身子、沒有把腰挺直,皺著眉頭仰望著他。他不了解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的感情,但是他感覺到這是一種更崇高的、像具有他這種人生觀的人所望塵莫及的情感。

    返回目錄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vr快艇 www.bashmaistora-bg.com:嘉义市| www.leandrosales.com:阆中市| www.dmcpy.com:香河县| www.pwhistory.com:营山县| www.fomrf.org:扬中市| www.jll-ah.com:垣曲县| www.wzhxzhssls.com:牟定县| www.ouruolai.com:西平县| www.th336.com:东城区| www.coralgablesrealtor.com:天气| www.floridahospitaldls.com:峨眉山市| www.mmn2015.org:衡山县| www.tq4h.com:探索| www.killdevilhillbrooklyn.com:汝阳县| www.217661.com:黔江区| www.alanseptictank.com:仲巴县| www.scjhllcc.com:读书| www.firmware-drivers.com:平顺县| www.youjiao2.com:平阳县| www.x1900.com:宝丰县| www.z5662.com:黄浦区| www.szmedspa.com:莱阳市| www.airmaxshoesnike.net:阿鲁科尔沁旗| www.5566zy.com:安丘市| www.crowsphotography.com:义乌市| www.csoam.com:华亭县| www.yuezhan88.com:饶平县| www.webefendi.com:海宁市| www.motoclubprimeur.org:绥江县| www.hfrok.com:芜湖县| www.movieforhd.com:紫阳县| www.kendemao.com:东辽县| www.cmagermany.com:天柱县| www.0527tm.com:车险| www.zcfpw.cn:海盐县| www.amb-eco.com:鄢陵县| www.paletteblog.com:广元市| www.cbhfitness.com:札达县| www.psicologiaconsciente.com:基隆市| www.lawzh.com:乌苏市| www.q7838.com:教育| www.781312.com:青浦区| www.uknowkase.com:南漳县| www.tvoy24.com:桦川县| www.hibibhoora.com:娄烦县| www.crucerocapitalesbalticas.com:天津市| www.publicjusticeforum.org:新巴尔虎右旗| www.threecrownsracing.com:武川县| www.gbdbn.cn:康定县| www.aaotimepasskarain.com:永康市| www.zdrowienatalerzu.com:阜城县| www.stevebayer.com:安庆市| www.service-moto.net:砚山县| www.bagusprint.com:灵台县| www.esfhera.com:广宗县| www.rabarg.com:阿荣旗| www.zybolimian888.com:庐江县| www.852315.com:乐山市| www.ccwanzhou.com:永寿县| www.webgradus.com:喀喇| www.businessptr.com:弥勒县| www.dupse.com:镇康县| www.mf-moto.com:北海市| www.hghx.org:玉溪市| www.d5828.com:越西县| www.drlitchman.com:阳朔县| www.katepattison.com:洪泽县| www.kennedypromotions.com:呼玛县| www.aiqinhaiszx.com:温泉县| www.4000359185.com:广水市| www.ideabridgepromos.com:宁河县| www.hkszw.cn:灌南县| www.vxaing1.com:凤庆县| www.escenamobile.com:蒙阴县| www.ztxx.com.cn:莱西市| www.gxcjg.com:防城港市| www.frederickpress.net:正镶白旗| www.arcondb.com:新泰市| www.gq992.com:罗山县| www.firden.com:高要市| www.m2676.com:石狮市| www.ptlins.com:南城县| www.cp1696.com:惠安县| www.inkedcreatively.com:建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