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rt id="awqti"></rt>
  • <source id="awqti"></source>
    <cite id="awqti"></cite>
    <ruby id="awqti"></ruby>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 <cite id="awqti"><span id="awqti"></span></cite>
    <rp id="awqti"></rp>
    <video id="awqti"><nav id="awqti"></nav></video>
  • <rp id="awqti"></rp>

    二 巴黎鳥瞰

      巴黎圣母院這座令人嘆為觀止的教堂,我們在前面曾試圖為讀者盡量使其原貌恢復,簡要指出了這座教堂在十五世紀時諸多美妙之處,而這些妙處恰好是今天所見不到的。不過我們省略了最美不勝收的一點,那就是從圣母院鐘樓頂上一覽無余的巴黎景觀。
      厚厚墻壁上的鐘樓,垂直開鑿著一道螺旋形樓梯,只要順著這黑暗的樓梯拾級而上,經過漫長摸索之后,終于來到兩個高平臺當中的一個,只見陽光普照,清風徐徐,一片向四面八方同時舒展開去的美景盡收眼底。如同自身生成這樣的一種景觀,我們的讀者如果有幸參觀一座完整的。清一色的峨特城池,例如至今尚存的巴伐利亞的紐倫堡。西班牙的維多利亞,或者甚至小一些。卻只要保存完好的樣品,例如布列塔尼的維特雷。普魯士的諾豪森,便可想見一斑了。
      三百五十年前的巴黎,巴黎的十五世紀,已經是一座大都市了。我們這些巴黎人,對于從那以后所取得的進展,普遍抱有錯誤的想法。其實,從路易十一以來,巴黎的擴展頂多不超過三分之一,而且,其美觀方面的損失遠遠超過了在范圍擴大方面的收獲。
      眾所周知,巴黎誕生于形似搖籃的老城那座古老的小島。巴黎最早的城廓就是這小島的河灘,塞納河就是它最早的溝塹。以后若干世紀,巴黎依然是個島嶼,一南一北,有兩道橋有兩個橋頭堡,既是城門又是堡壘,右岸的稱為大堡,左岸的叫做小堡。后來,從第一代諸王統治時期起,由于過于狹窄地方,再也沒有回旋的余地,巴黎才跨過了塞納河。于是,越過了大堡和小堡,最早的一座城廓和塔樓開始侵入塞納河兩岸的田野。這座古老的城廓直至上世紀還有一點遺跡,今天只留下了回憶,不過,這兒那兒還偶而從前流傳下來的東西可以發現,例如博代門,又稱博杜瓦耶門,即Porta Bagauda。漸漸地,房屋象洪流一直從城市中心向外擴展。泛濫。侵蝕。損壞和吞沒這道城廓。為了抵擋這股洪流,菲利浦-奧古斯都造了一道新堤壩,建起一圈高大堅實的塔樓像鎖鏈似地把巴黎捆綁起來。以后整整一個多世紀,密密麻麻的房屋就在這圈子里互相擠壓,堆積,在水庫里的水不斷上漲,因而開始向高空發展,樓上加樓,層層疊疊,宛如液流受壓,不停向上噴射,爭先恐后,看誰有能耐把腦袋瓜伸得比別人高,好多呼吸點空氣。越來越深街道,越來越窄;所有空地都填滿了,消失了。房屋終于跳越了菲利浦-奧古斯都圈定的城垣,興高彩烈地在平原上四散開了,就像逃犯一樣,混亂不堪,到處亂竄。它們在平原上安頓下來,在田野上開辟花園,生活的日子過得很舒服。從1367年起,城市向郊區竭力擴張,以致后來不得不再建一堵圍墻,尤其是在右岸。這堵墻是查理五世建造的。可是,像巴黎這樣一個都市總是持續不斷的發展,只有這樣的城市才能成為京城。這種大漏斗似的城市,一個國家地理的。政治的。精神的。智力的所有詞流,一個民族的所有自然詞流,統統流到這里匯集;可以說是文明之井,又是陰溝,凡是商業。工業。文化。居民,一個民族的一切元氣。一切生命。一切靈魂,都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一滴又一滴,不斷在這里過濾,在這里沉積。因此查理五世的城廓也遭受菲利浦-奧古斯都的城廓的命運。早在十五世紀末,那城廓就被跨越,被超過了,關廂也跑得更遠了。到了十六世紀,乍一看城垣好象后退了,越發深入到舊城里面,因為城外一座新城已經很可觀了。因此,我們就以十五世紀暫且來說吧,那時巴黎就已經沖破那三道同心圓的城墻了,遠在叛教者朱利安時代,大堡和小堡就可以說是這三道城墻的胚胎了。生機勃勃的城市接連撐破了四道城箍,就像一個孩子長大了,撐破前一年的衣裳了一樣。在路易十一時代,隨處可見在這片房屋海洋中有舊城廓若干從正在坍塌的鐘樓群露了出來,如同是洪水中冒出水面來的山巔,也仿佛是淹沒在新巴黎城中的老巴黎城露出來的若干島嶼。
      此后,不斷變遷的,只是對我們并不是什么好事。不過,它以后只跨過了一道城墻,就是路易十五興建的。這道用污泥和垃圾筑成的可憐城墻,倒是與這位國王很相稱,與詩人的歌唱也很相稱:
      環繞巴黎的墻垣 叫巴黎不勝其煩
      到了十五世紀,還是分成三個完全分開。截然不同的城市巴黎,各有其面貌。特色。風俗。習慣。特權和歷史。這就是老城。大學城。新城。老城在河洲上,最古老,范圍也最小,是另兩座城市的母親,夾在她倆中間,用一個較不恰當的比方,就像是一個老太婆夾在兩個高挑個兒的美女中間。大學城在塞納河左岸,從小塔一直延伸到納勒塔,這兩個地方分別相當于今日巴黎的酒市場和鑄幣坊。大學城的城廓相當深遠地伸入那片朱利安曾建造其溫泉浴室的田野。包括在其中也有圣日芮維埃芙山。這道弧形城墻的中心頂點是教皇門,即大致上相當于現在先賢祠的位置。新城是巴黎三大塊中最大的一塊,位于塞納河的右岸。沿河的堤岸,雖然沖垮了,或者說有幾個地段中斷了,還是沿著塞納河而下,從比利炮臺一直延伸到樹林炮臺,換言之,從今日豐登谷倉所在地直至杜伊勒里宮所在地。京城的城廓破塞納阿切成了四個點,左岸為小塔和納勒塔,右岸是比利炮臺和樹林炮臺,這四個點被譽稱為巴黎四塔。新城伸入田野的深度遠超過大學城。在圣德尼門和圣馬丁門是新城城廓(即查理五世城廓)的頂點,這兩座城門的地點至今沒有變動過。
      正如上述,巴黎這三大塊,每個都是一座城市,只是過于特別,反而不完整了,任何一座都不能脫離另兩座而單獨存在。因此面貌迥然不同。老城,教堂林立;新城,宮殿鱗次櫛比;大學城,學府比比皆是。這里暫且不談種種次要老巴黎城的特點,也不談那隨心所欲的過路稅,只是從一般的觀點和整體上來看看市政管轄的混亂狀況。大體來說,小島歸主教管轄,右岸歸府尹管轄,左岸歸學董管轄。巴黎府尹是王室大臣而不是市府官吏,統管一切。老城有圣母院,新城有盧浮宮和市政廳,大學城有索邦學堂。新城還有菜市場,老城有主宮醫院,大學城有神學子草場。學生在左岸犯了法,必須在小島上的司法宮受審,卻要在右岸的鷹山受懲處。除非學董認為學府勢努力比王勢力強大,出面進行干預,那是因為在校內被吊死是學生們的一種特權。
      (順便提一下,大部分這種特權,以及比這一條更好的其他特權,都是靠造反和叛亂強行從國王手中奪取來的。這是從古以來的做法。只有人民去奪取,國王才舍得丟棄。有一份關于效忠國王的古老文獻就直言不諱地寫道:"市民對國王的效忠,雖然有時被叛亂所打斷,還是產生了市民的特權。"  
      在十五世紀,在巴黎城廓內塞納河流經五個河洲:魯維埃洲,那時樹木蔥郁,如今只剩下柴禾了;母牛洲和圣母院洲,都是一片荒涼,只有一間破屋,兩洲均是主教采地(到了十七世紀,兩洲合并為一,在上面大興土木,現在叫做圣路易洲);最后便是及其尖端的牛渡小洲老城,后來這個小洲沉陷在新橋的土堤下面了。老城當時有五座橋,右邊有三座,即圣母院石橋。錢幣兌換所石橋。磨坊木橋;左邊有兩座,即圣米歇爾木橋和石頭小橋,橋上都有房屋。大學城有菲利浦-奧古斯都興建的六座門,從小塔作為起點,就是圣維克多門。博代爾門。教皇門。圣雅各門。圣米歇爾門。圣日耳曼門。新城有查理五世興建的六座門,從比利炮臺起,便是圣安東門。圣殿門。圣馬丁門。圣德尼門。蒙馬特爾門。圣奧諾雷門。所有這些門都是既堅固又美麗,美麗并不影響其堅固。有一道溝塹,又寬又深,冬汛水漲,水流急速,環繞著整個巴黎的城墻根;水來自塞納河。夜里各城門緊閉,全城兩端用幾根粗大鐵鏈攔住溝面,巴黎便可安然入睡了。
      俯瞰之下,老城。大學城。新城這三鎮,都是街道縱橫交錯,亂七八糟,像一件編織的毛衣,拆也拆不開。不過,我們第一眼便可看出,這三大部分還是形成一個整體的,有兩條平行的長街,不斷延伸,毫無阻礙,幾乎筆直,從南向北,正好與塞納河垂直,一起貫穿三城,把三城加以連接混合,把這一座城市的人流不停地注入和移入另一城內,三城由此合而為一。第一條長街從圣雅各門至圣馬丁門,在大學城稱之為圣雅各街,在老城稱之為猶太街,在新城則叫作圣馬丁街。這條長街跨過塞納河兩次,一次名叫小橋,另一次名叫圣母院橋。第二條長街在左岸,名為豎琴街,在老城河洲上叫做箍桶街,在右岸叫做圣德尼街,它在塞納河兩道河汊上也各有一座橋,一座叫做圣米歇爾橋,另一座叫錢幣兌換所橋。這條長街起自大學城的圣米歇爾門,止于新城的圣德尼門。不過,名稱盡管不同,街道始終只有兩條。這是兩條母體街,是兩條繁衍街,是巴黎的兩條大動脈,向三座城池的一切大小血管輸送血液或回收血液。
      除了這橫貫巴黎全城。為京都所共有的兩條主干道之外,新城和大學城都單獨各有一條特別的大街,縱貫各自城區,并與塞納河并行,而且延伸開去,恰好與那條動脈大街交叉成直角。這樣,在新城,從圣安東門可以一直地到達圣奧諾雷門;在大學城,可以從圣維克多門直至圣日耳曼門。這兩條大道與上述兩條長街交叉,形成總網絡,巴黎那迷宮似的路網,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盤繞結節,這個路網就基于那總網絡之上。然而,只要留神觀察,從這難以辨認的網絡圖中還可以清楚看出兩束大街,一束在大學城,另一束在新城,就象兩束鮮花,從各座橋到每座城門競相開放。
      這個幾何平面圖至今仍依稀可辨。
      現在,我們要問,1482年從巴黎圣母院鐘樓上俯瞰全城,是一幅怎樣的圖景呢?這是我們就要詳細描述的。
      游客氣喘吁吁地爬上了那鐘樓頂上,首先看到的是一片數不清的屋頂。煙囪。街道。橋梁。廣場。尖塔和鐘樓,令人眼花繚亂。一切一齊涌至眼前:石砌的山墻。尖角的屋頂。墻拐角懸空的小塔。石壘的金字塔。十五世紀石板方碑。城堡光禿禿的圓形主塔。教堂裝飾精細的方形塔,大的,小的,粗大厚重的,小巧玲瓏的,紛至沓來,叫人目不暇接。目光深深陷入這迷宮里,叫人看得出神了。在迷宮里,從那門面雕梁畫棟。外部屋架木頭結構。大門扁圓。樓層懸垂的最末等的房舍,直到當時塔樓如柱子林立的富麗堂皇的盧浮宮,無一不是匠心獨運,美不勝收,無一不是藝術的精品。然而,當我們的眼睛漸漸適應這紛繁的建筑物時,還是可以區分出一些主要群體來的。
      首先是老城。用索瓦爾的說法,叫"城島",在他雜亂的著作中有時也有一些文筆優美的詞句:城島好象一艘大船順流駛向塞納河中央,結果陷入泥沙而擱淺了。我們剛才說過,在十五世紀時,這只大船由五座橋梁系泊于塞納河兩岸。這種大船形狀也曾引起紋章記述家的震驚,因為,據法萬和帕斯基埃說,巴黎古老城徽之所以以船做為紋章,原因就在于此,而并不是由于諾曼底人圍攻巴黎。對于擅長破譯紋章的人來說,紋章始終是一個難解之謎,紋章是一種難以讀懂的語言。中世紀后半期的全部歷史都寫在紋章中,正如前半期的歷史都寫在羅曼教堂的象征符號之中。這是繼神權政治象形文字之后的封建制度象形文字。
      因此,老城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船尾朝東,船頭向西。你一轉向船頭,呈現在面前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古老屋頂,仿佛是一群鋪天蓋地的牛羊,而浮現在其上面的是圣小教堂后殿的鉛皮圓屋頂,遠望過去,仿佛一只大象后背上馱著教堂的鐘樓。這里不妨略帶一句,這鐘樓的尖頂如箭矢直刺天空,是所有鐘樓尖頂中最大膽求新。最精雕細刻。最玲瓏剔透的,透過其網眼似的塔錐,碧空一覽無余。圣母院前面,有三條街道像三條河流似地注入教堂廣場,這是有著古老房屋的美麗廣場。廣場南側,側立著主宮醫院那皺巴巴。陰沉沉的正面屋墻,以及探頭探腦仿佛長滿膿皰和疣子的屋頂。右邊,左邊,東邊,西邊,在老城如此窄小的城池內,矗立著二十一座教堂的鐘樓,年代不一,形狀各異,大小不同,從被稱為"海神獄"(carcer Glaucini)的隘口圣德尼教堂那羅曼式低矮。腐蛀的風鈴花形的鐘樓,直至牛市圣彼得教堂和圣朗德里教堂那些細針狀的鐘樓,形形色色,應有盡有。圣母院后面,北邊是峨特式長廊的隱修院,南邊是半羅曼式的主教府邸,東邊是"場地"荒蕪尖岬。在那層層疊疊的房屋中,還可以從當時屋頂上高聳的那種透空的石煙囪帽,分辨出各宮殿最高層的窗戶,分辨出查理六世在位時巴黎府贈給朱韋納。德。于爾森的那座官邸。稍遠處,是帕呂市場那些涂了瀝青的簡陋棚屋;再過去是老圣日耳曼教堂嶄新的半圓形后殿,1458年延伸到費弗的一段街道;還有,隨處可見人群擁擠的十字路口,某街角的恥辱柱,菲利浦-奧古斯都時代留下來的一段漂亮的石板路,正中劃明供馳馬的箭道,不過到了十六世紀改成亂七八糟的碎石路,名為同盟路;還有一個荒涼的后院,樓梯上有著十五世紀常見的。如今在布爾多內街還可看到的那種半透明的角樓。最后,在圣小教堂右邊,是司法宮座落在水邊的朝西的群塔。老城西邊是御花園,樹木參天,把牛渡小洲遮住了。至于塞納河,從圣母院鐘樓上俯瞰,幾乎只能看見老城兩側的河水而已。塞納河隱沒在各座橋下,而各座橋又隱沒在房屋下面。
      放眼望去,這些橋梁的屋頂是碧綠的,塞納河的霧氣使它們早早地長滿了青苔。若向左邊大學城眺望,映入眼簾的第一座建筑物,就是小堡那有如花束的粗矮塔群,小堡張開大口的門廊把小橋的一端吞沒了。如果再縱目從東向西,從小塔向納勒塔遠望,只見長長一帶房舍,雕梁畫棟,彩色玻璃窗戶,層層疊疊,突出在石路上方;還可以看見一溜市民房舍的墻壁,曲折綿延,望不到盡頭,常常被一個街口所切斷,也不時被一幢石墻大樓的正面或側面所切割;大樓四平八穩,連同庭院和花園,廂房和主體,夾在那一個接一個緊挨著的狹窄民舍當中,猶如一個領主老爺夾在一大堆平民百姓中間。沿河街道上有五。六座這樣的大廈,如與貝爾納丹修道院共用小塔旁邊大院墻的洛林公館,又如納勒公館,其主塔正好是巴黎的標界,那黑色三角形的尖形屋頂一年當中有三個月把血紅的夕陽遮住了一角。
      不過,塞納河的這一邊遠不如那一邊商業繁榮,這一邊學生比工匠多,因此更喧鬧,人群也更多,真正說起來,河沿街只從圣米歇爾橋到納勒塔這一段而已。河岸其他部分,或者如過了貝爾納丹修道院都是光禿禿的河灘,或者如兩座橋梁中間都是些屋基浸在河里的擁擠不堪的民舍。洗衣女的喧鬧聲震天價響,她們從早到晚叫呀,說呀,唱呀,狠捶衣服呀,跟現在的情形一樣。這算得上是巴黎人一件不小的樂趣吧。
      大學城看起來是一個整體。從這一頭到那一頭,都是清一色的整體。那成千上萬的屋頂密密麻麻,有棱有角,粘附緊貼,幾乎都是由一幾何原理構成的,俯瞰之下,猶如同一物質的晶體狀態。橫七豎八的街道,并沒有把這一片房屋切成大小過于參差不齊的碎塊。四十二所學院相當均勻地分布在大學城,到處都有;這些漂亮建筑物的屋頂,形式多樣,十分有趣,都是與它們所凌駕的普通屋頂全出自同一藝術,終究是同一幾何圖形的平方或立方的乘積罷了。因此,這些屋頂只是使整體趨于多樣化,而沒有擾亂整體的統一;只是使整體臻于完備,而沒有變成累贅。幾何學的精髓,就是和諧一致。在其中,還可以看見若干漂亮的府邸,金碧輝煌,凸起在左岸那些美麗的頂樓之上,如現在已不復存在的內韋爾公館。羅馬公館。蘭斯公館,還有克呂尼府第,至今猶存,讓藝術家感到欣慰,不過幾年前有人竟然愚不可及地把它的塔樓砍掉了。克呂尼附近,有座羅馬式宮殿,開著幾道樣式別致的圓頂拱門,那就是朱利安所建的溫泉浴室。還有許多修道院,跟上述官邸相比,更帶有一種虔誠之美,并兼有一種莊嚴之氣,但其雄偉壯麗絕不亞于官邸。首先引人注意的是那座帶有三座鐘樓的貝爾納丹修道院;還有圣日芮維埃芙修道院,它的方形塔尚在,但其余的全蕩然無存,令人唏噓嘆惜。還有索拜學堂,半是神學院半是寺院,只幸存下來令人贊嘆不已的中堂,即圣馬太教派那四邊形的美麗隱修院;這隱修院的旁邊是圣伯努瓦隱修院,在本書出版第七版和第八版之間,人們在隱修院的墻上馬馬虎虎造了一個戲臺;還有三道巨大山墻并列的結繩派修道院,以及奧古斯都教派修道院,其姿態優美的尖塔形如齒狀,在巴黎這一邊,從西數起,位于納勒塔之后,算是第二個這種形狀的尖塔。各個學院實際上是修道院與人世之間的中間環節,在府邸和寺院之間這一建筑系列里位居其中,嚴肅而又優雅,雕刻不如宮殿那么瀟灑,建筑風格不像修道院那樣嚴肅。峨特藝術恰好不偏不倚地在華麗與樸素之間保持了平衡,不幸的是這些文物幾乎已不存在了。大學城里教堂眾多,座座光彩照人,從圣朱利安的圓拱穹窿到圣塞維蘭的尖拱穹窿,建筑藝術各個時期的風格無所不有。這些教堂都凌駕一切之上,而且,仿佛在這和聲組合中又增添了一種和聲,教堂那如箭穿空的尖頂,那刺空的鐘樓,那象針一樣的塔尖(這種針狀的線條不過是屋頂尖角一種絕妙的夸張而已),不時把一面面山墻犬牙交錯的邊緣刺破了。
      大學城,丘陵眾多。圣日芮維埃芙山像一個巨大圓瓶隆起在東南邊,這倒是很值得從圣母院頂上觀看一下的:只見那許許多多狹窄彎曲的街道(今天的拉丁區),那密密麻麻的屋宇,從山頂上向四面八方分散開來,徑直地沿著山坡向下俯沖,直至河邊,有的像要跌倒,有的像要再爬起來,但又都似乎彼此相互扶持。還可以看見象蟻群一樣黑點,熙熙攘攘,絡繹不絕,在街上擦肩而過,叫人看得眼花繚亂。那便是從遠方高處所看見的市民。
      這無數的房頂。尖塔。高高低低的屋宇,把大學城的外廓線,折疊的折疊,扭曲的扭曲,蠶食的蠶食,真是千奇百怪。從它們的空隙中,最后可以隱約看見一大段爬滿青苔的院墻。一座厚實的圓塔。一道狀如堡壘的有雉堞的城門,那就是菲利浦—奧古斯都修道院。再過去是一片碧綠的草地,再過去是一條條在遠方消失的道路,沿途還稀稀拉拉散布著幾間近郊房舍,而且越遠房舍越稀少。這些關廂村鎮有些還是很大的。首先是從小塔作為起點的圣維克多鎮,那里有一座在比埃弗爾河上的單拱橋,一座可以看到胖子路易墓志銘(épitaphium Ludivici Grossi)的修道院,還有一座有著八角尖頂。尖頂旁有四個十一世紀小鐘樓的教堂(這樣的教堂現在在埃唐普還有一座,還沒有拆毀);其次是圣馬爾索鎮,那里有三座教堂和一座修道院。然后,左邊越過戈伯蘭家的磨坊和四道白墻,就到了圣雅各鎮,那里交叉路口有座雕刻精美十字架,那里有一座上隘口圣雅各教堂,當時是峨特式的,尖頂十分可愛;還有十四世紀圣瑪格魯瓦教堂,拿破侖曾把它漂亮的中堂改做草倉;還有田園圣母院,里面有拜占庭風格的鑲嵌畫。最后,我們的視線越過平原的夏特赫寺院-與司法宮同時代的富麗堂皇的建筑物,有著分隔成格子狀的小花園-,再越過人跡罕有的沃維爾廢墟,向西望去便是圣日耳曼—德—普瑞教堂的三座羅曼式尖形屋頂。圣日耳曼鎮已算得上一個大市鎮,有十五到二十條街道。圣絮爾皮斯修道院的尖頂鐘樓就在鎮上的一角。在其近旁,可以看出圣日耳曼集市場的四邊形圍墻,至今,依然是個市場;接著是寺院住持的恥辱柱,那是漂亮的小圓塔,塔頂有個鉛皮的塔錐。磚瓦坊和通往公用烘爐的窯爐街,都在更遠的地方,磨坊在街盡頭的土丘上,還有麻瘋病院那座孤伶伶的偏僻小房子。然而,特別意人注目,叫人目不轉睛的,還是圣日耳曼—德—普瑞修道院本身。當然,這座寺院,落落大方,既像一座教堂,又像一座領主府邸,稱得上是修道院宮殿,巴黎歷任主教都以能在此留宿一夜為榮;還有那齋堂,建筑師把它造得非同凡響,其氣派。美觀。花瓣格子窗的壯麗,都像是主教堂似的;還有那供奉圣母的精巧的小教堂,那宏大的僧舍,那寬闊的一個個花園,那狼牙閘門,那吊橋,那看上去像是把四周綠茵剪成一個個缺口的墻垛子,以及那常有武士的甲胄與主教金光閃閃的道袍交相輝映的座座庭院,所有這一切都圍繞著那座落在峨特式后殿的三座半圓拱頂的高尖塔而聯系在一起,猶如一幅金碧輝煌的畫圖掛在天邊。
      在大學城長久留連之后,最后,您再轉向右岸,放眼眺望新城,景色馬上改變了。其實,新城比大學城面積大得多,卻不像大學城那樣渾然一體。一眼便可以看出,新城分成好幾大片。景色迥異。首先,在東邊,新城的這一部分今天仍然沿用加繆洛熱納誘使愷撒陷入泥潭的那片沼澤為名。在十五世紀,那里宮殿如林,這一大片房屋直抵河邊。儒伊公館。桑斯公館。巴爾博公館和王后行宮這四座府第幾乎緊換在一起,其石板屋頂和細長的角樓都倒映在塞納河中。這四座大廈都座落在諾南迪埃爾街和塞萊斯坦修道院之間,四座府邸的山墻和雉堞在修道院的尖頂的襯托下,輪廓線越發顯得優雅飄逸。這些豪華公館的前面,盡管有不少暗綠色的破房子瀕臨水邊,卻遮不住公館正面的美麗棱角,遮不住公館寬大的石框方形格子窗。堆滿塑像的尖拱門廊。棱角總是那樣分明的墻垣的尖脊,也遮不住所有這一切美妙的建筑奇葩。正是這些建筑奇葩,才使得峨特藝術又重新與每座宏偉建筑物結合在一起。這一座座華麗公館的后面,是巧奪天工的圣波爾行宮的圍墻,它伸向四面八方,廣闊無邊,形式多樣,有時看起來像一座城堡,有著斷垣。綠籬和雉堞有時看起來像一座女修道院,隱沒在大樹之中。圣波爾行宮規模宏大,法蘭西國王在這里足可以冠冕堂皇地安頓二十二位諸如王太子或勃艮第公爵這樣身份的王親國戚,以及他們成群的仆役和侍從,更不用說那班大領主了;皇帝來巴黎觀光時也在這里下榻;還有社會名流在這行宮里也各有單獨的府邸。這里不妨說一下,當時一個王爺的寓所起碼不少于十一個房間,從金碧輝煌的臥室直至祈禱室,應有盡有,暫且不談一道道長廊,一間間浴室,一個個爐灶房,以及每套寓所必備的其他"額外空地";更不用說國王的每位佳賓專用的一座座花園;也不必說大大小小的廚房。地窖。配膳室。家人公共膳堂;還有一些家禽飼養場,設有二十二個通用實驗室,從燒烤到配酒都研究;還有上百種娛樂,什么曲棍球啦,手網球啦,鐵環球啦;還有養禽欄,養魚池,馴馬場,馬廄,牛羊圈;圖書室,兵器室和打鐵場。這就是當時一座宮殿。一座盧浮宮。一座圣波爾行宮的情況。一座城中之城。
      從我們所在的圣母院鐘樓上眺望圣波爾行宮,它雖然被上述四座公館幾乎遮住了一半,但依然很宏大,看起來美不勝收。可以很清楚分辨出那三座被查理五世合并為這座行宮的大廈,盡管它們由幾道帶有彩色玻璃窗和小圓柱的長廊與行宮主體建筑巧妙地緊緊連結在一起。這三座大廈是小繆斯府邸。圣莫爾神父府邸和埃唐普伯爵府邸。小繆斯府邸,屋頂邊緣裝飾著花邊形欄桿,姿態優雅;圣莫爾神父府邸,地形起伏象一座碉堡,有一座大炮臺,還能看到許多箭孔。槍眼。鐵雀,薩克遜式寬闊大門上端,在吊橋的兩邊槽口之間,刻有神父的紋章;埃唐普伯爵府邸,主樓頂層已經坍塌,看起來呈圓形,有無數個缺口,好似一個雞冠;老橡樹三三兩兩,疏疏落落,好像一朵朵偌大的花菜;個個水池,池水清澈,光影掩映,漣漪粼粼,有幾只天鵝在戲水;還有許多庭院,可以看見其中一幅幅如畫的景色。社會名流公館,尖拱低矮,薩克遜式柱子粗短,狼牙閘門一道道,好像獅子吼叫個不停;穿過這一切可以望見圣母瑪麗亞教堂斑駁的尖塔;左邊,還有巴黎府尹公館,兩側是四座精工鏤空的小塔;正中深處才是真正的圣波爾行宮,門面一再增多,自查理五世起屢次對行宮進行妝扮修飾,畫蛇添足,雜亂無章,兩百年來建筑師個個隨心所欲,在各座小教堂任意增添半圓后殿,在道道長廊上任意砌起山墻,在屋頂上任意樹起無數隨風轉動的風標;行宮的兩座高塔相連,圓錐形頂蓋的底部圍著一道垛子,頂蓋看起來就像卷邊的尖帽。
      我們的目光繼續朝這向遠處延伸的圓形行宮一層層向上攀登,視線跨越新城圣安東街那條在鱗次櫛比的屋頂之間的峽谷,就可以看到-我們總是只談主要的文物-昂古萊姆府邸,一座經過好幾個時期才建成的龐大建筑物。其中有些部分簇新雪白,在整體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就好象一件藍色短外套補了一塊紅補丁。不過,這座現代式樣的宮殿,屋頂又尖又高,顯得很新奇,而且屋頂上布滿鏤花的溝塹,又用鉛皮把屋頂覆蓋住,鉛皮上有著許多閃閃發光的鍍金的銅鑲嵌細作,形成千姿百態的花藤裝飾,曼妙舒展。這如此奇妙鑲嵌的屋頂,就從這座古老建筑物的暗褐色殘敗景象中脫穎而出,顯得格外飄逸。這座古老建筑物的那些肥大塔樓,由于年久失修而中間凸起,宛如大酒桶由于腐爛而傾倒下來,從上到下裂開,看上去就像解開鈕扣而袒露在外的一個個大肚皮。后面屹立著小塔宮,塔樓尖頂林立。看遍世上的任何地方,不論是香博爾,還是阿朗布拉,也比不上這里那么神奇,那么虛渺,那么引人入勝。那一片林立的尖塔。小鐘樓。煙囪。風標。螺旋梯。螺栓,還有許多像是一個模子做出來的穿孔的燈籠,以及連片的樓臺亭閣,成簇的紡綞形小塔(當時把小塔tourelle這個詞稱為tournelle),形狀各種各樣,高低大小不一,風貌千姿百態。整個昂古萊姆府邸,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石頭棋盤。
      小塔宮右邊,是一座座黝黑的高大炮臺,溝塹環繞,像是用一根繩子把它們捆扎在一起,彼此吻合。只見那座主樓上槍眼比窗戶要多得多,那個吊橋總是高高吊起,那道狼牙閘門總是關閉,這就是巴士底城堡。從城垛子中間伸出來一個個黑喙,遠遠望去以為是承溜,其實全是大炮。
      在這座可怕的城堡腳下,處在其炮彈的威脅之下,那便是圣安東門,隱藏在兩座炮臺之間。
      過了小塔宮,直至查理五世興建的城墻,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片莊稼,一座座林苑,猶如一張松軟的地毯,只見這里綠樹成蔭,花葉婆婆。在林苑中央,樹木繁茂,幽徑曲折,一看這樹林和曲徑的迷宮,就可認出這就是路易十一賞賜給科瓦蒂埃的那座著名的迷宮花園。這位大夫的觀象臺高踞于迷宮之上,仿佛是一根孤零零的大圓柱,柱頂盤卻是一間小屋。他就在這間小藥房里進行了不起的星相學研究。
      如今這里是王宮廣場。
      如前所述,我們只提到了王宮幾處杰出的建筑物,目的是想讓讀者對宮殿區在致有個印象。宮殿區占據著查理五世城墻與東邊塞納河之間的夾角。新城的中心是一大片平民百姓的住宅。事實上,新城通往右岸的三座橋梁就是從這里開始的。一般說來是橋梁先產生民宅,然后才產生王宮的。這一大片市民住宅,好像蜂房似地擁擠在一起,卻也自有其美觀之處。一個京城的屋頂大都在此,好象一個大海的波濤,頗為壯觀。首先,大街小巷,縱橫交錯,在這一整塊群體中景象紛呈,十分有趣。以菜市場為中心,街道向四方輻輳,猶如一顆巨星輻射出萬道金光。圣德尼大街和圣馬丁大街,岔道難以勝數,就像兩棵大樹,枝椏交錯,緊挨著往上猛長。還有許許多多彎彎曲曲的線路,如石膏坊街,玻璃坊街,織布坊街,等等,蜿蜒于整個區域。還有不少美麗的房屋,拔地而起,刺破那一片山墻海洋的石化波濤:那就是小堡。小堡屹立在錢幣兌換所橋頭,而橋后,塞納河河水在水磨橋的輪扇下翻滾;當時的小堡,已不是叛教者朱利安時代那種羅馬式樣的炮樓,而是十三世紀封建時代的炮臺,石頭非常堅硬,就是用鐵鎬刨三個鐘頭也啃不下拳頭大的一塊來。除了小堡,還有屠宰場圣雅各教堂的華麗方形鐘樓,各個墻角布滿雕像,盡管十五世紀時尚未峻工,卻已經讓人贊嘆不已了。當時鐘樓甚至還沒有那四只直至今日仍然蹲坐在屋頂四角的怪獸,這四只怪獸看上去像是四個獅身人面像,要人看見新巴黎時非去解開舊巴黎的謎不可。雕刻家羅爾只是到了一五二六年才把它們安放上去。他的這一番嘔心瀝血只掙得二十法朗。再有,就是面向河灘廣場的柱子閣,我們在前面已向讀者稍做介紹了。然后是圣熱爾韋教堂,后來增建了一座高雅的門廊,把教堂糟蹋了;還有圣梅里教堂,它古老的尖拱建筑幾乎還是半圓拱腹的式樣;面圣約翰教堂,其壯麗的尖頂是眾所周知的;還有其他二十來座古建筑物,并不在意讓自己巧奪天工的英姿湮沒在這一片混亂的。窄小的。陰暗的街道之中。此外,還可以加上十字街頭那些多過絞刑架的飾有雕像的石十字架;越過層層疊疊的屋頂遠遠可瞥見其圍墻的圣嬰教堂的公墓;從群鐘共鳴街兩座煙突間可望見其頂端的菜市場恥辱柱;豎立在始終擠滿黑壓壓人群的岔路口的特拉瓦十字教堂的梯道;小麥市場一排環形的簡陋房屋;還可以看見菲利浦-奧古斯都古老城墻的片段;散落在房舍當中,塔樓爬滿常春藤,城門破敗,墻壁搖搖欲墜,面目全非;還有沿岸街,店鋪星羅棋布,屠宰場的剝皮作坊鮮血淋漓;從草料港到主教港,塞納河上船只絡繹不絕。說到這里,新城的梯形中心地帶在1482年是什么樣子,想必您會有個模糊的印象吧。
      除了這兩個街區-一個是宮殿區,另一個是住宅區-以外,新城還有一個景觀,那就是從東到西,一條幾乎環繞全城四周的漫長的寺院地帶。這個地帶位于那圍住巴黎城的碉堡城廓的后面,修道院和小教堂連片,構成巴黎第二道內城墻。例如,挨著小塔林苑,在圣安東街和老圣殿街之間,有圣卡特琳教堂及其一望無際的田園,只是由于巴黎城墻擋住了,其界限才沒有再擴展開去。在圣殿老街和新街之間,坐落著圣殿教堂,屹立在一道筑有雉堞的寬闊圍墻中間,一簇塔樓高聳,孤零零的好不凄涼。在圣殿新街和圣馬丁街之間,又有圣馬丁修道院,坐落在花園中間,筑有防御工事,塔樓連成一片,鐘樓重疊,仿佛教皇三重冠,這座教堂雄偉壯麗,堅不可摧,僅次于圣日耳曼-德-普瑞教堂。在圣馬丁和圣德尼兩條街之間,是三一教堂的一片圍墻。最后,在圣德尼街和蒙托格伊街之間是修女院,旁邊是奇跡宮廷的腐爛屋頂和殘垣斷壁。這是混跡于這一由修道院組成的虔誠鏈條中絕無僅有的世俗環節。
      在右岸層層疊疊的屋頂中,獨自展現在我們眼前的還有第四塊區域,位于城墻西角和塞納河下游的河岸之間,那是擁擠在盧浮宮腳下一個由宮殿和府邸組成的新地帶。菲利浦-奧古斯都所建的這座老盧浮宮,龐大無比,其巨大主塔的周圍簇擁著二十三座宛如嬪妃的塔樓,其他許多小塔就更不用說了。這座宮殿遠遠望去,好象鑲嵌在阿郎松府邸和小波旁宮那些峨特式的尖頂之間。這些連成一片的塔樓,仿佛希臘神話中的多頭巨蛇,成了巴黎城的巨大守護神,始終昂著二十四個頭,端部屋面大得嚇人,或是鉛皮的,或是石板為鱗的,全都閃爍著金屬的亮光,這巨蛇出人意外地一下子剎住新城西部的外形。
      這樣,古羅馬人稱之為島(insula)的這一片浩瀚的市民住宅區,左右兩邊各有一大片密集的宮殿,一邊以小塔宮為首,另一邊則以盧浮宮為首,北邊是一長溜寺院和圍起來的田園,縱目眺望,渾然一體。這萬千華廈的屋頂有瓦蓋的,也有石板鋪的,重重疊疊,勾勒出種種奇怪景觀,而展現在這些華廈之上的則是右岸四十四座教堂的鐘樓,都是紋花細鏤,有凹凸花紋的,有格子花紋的;無數街道縱橫交錯;一邊的界限是豎立著方形塔樓(大學城城墻卻是圓形塔樓)的高大墻墻,另一邊則是橫架著座座橋梁和穿行著無數船只的塞納河。這便是十五世紀新城的概貌。
      城墻外面,城門口緊挨著幾個城關市鎮,但數量少于大學城那邊,也比那邊分散。巴士底城堡的背后,有二十來所破舊房屋躲在那有著新奇雕塑的福班十字教堂和有著扶壁拱垛的田園圣安東修道院的周圍;然后是淹沒在麥田里的博潘庫爾鎮;小酒店毗連的庫爾蒂伊歡樂村莊;圣洛朗鎮,遠遠望去,它教堂的鐘樓好像和圣馬丁門的尖塔連接在一起;圣德尼鎮及圣拉德爾遼闊的田園;過了蒙馬爾特門,是白墻環繞的谷倉-艄女修道院,修道院后面,便是蒙馬爾特,石灰石山坡上當時教堂的教量大致與磨坊相當,以后只剩下磨坊了,因為社會如今只需要滿足肉體的食糧而已。最后,過了盧浮宮,牧場上橫著圣奧諾雷鎮,當時規模已十分可觀;還有樹木蔥籠的小布列塔尼田莊;還有小豬市,市場中心立著一口可怕的大爐,專門用來蒸煮那班制造假鈔的人。在庫爾蒂伊和圣洛朗之間,您可能早已注意到,在荒涼的平原上有一個土丘,頂上有座類似建筑物的東西,遠遠望去,好像一座坍塌的柱廊,站立在墻根裸露的屋基上面。這并非一座巴特農神廟,也不是奧林匹斯山朱庇特殿堂。這是鷹山!
      我們雖然想盡可能簡單,卻還是逐一列舉了這么多建筑物。隨著我們逐漸勾畫出舊巴黎的總形象時,如果這一長串列舉并沒有在讀者心目中把舊巴黎的形象弄得支離破碎的話,那么,現在便可以用三言兩語進行概括了。中央是老城島,其形狀就像一只大烏龜,覆蓋著瓦片屋頂的橋梁好似龜爪,灰色屋頂宛若龜殼,龜爪就從龜殼下伸了出來。左邊是仿如梯形的大學城,巨石般的一整塊,堅實,密集,擁擠,布滿尖狀物。右邊是廣大半圓形的新城,花園和歷史古跡更多。老城。大學城。新城這三大塊,街道縱橫交錯,像大理石上密密麻麻的花紋一般。流經全境的是塞納河,德。普勒爾神父稱之為"塞納乳娘",河上小島。橋梁。舟楫擁塞。巴黎四周是一望無垠的平原,點綴著千百種農作物,散落著許多美麗的村莊;左邊有伊錫。旺韋爾。沃吉拉爾。蒙特魯日,以及有座圓塔和一座方塔的戎蒂伊,等等;右邊有二十來個村莊,從孔弗蘭直至主教城。地平線上,山嶺逶迤。環抱,好像一個面盆的邊緣。最后,遠處東邊是樊尚林苑及其七座四角塔樓;南邊是比塞特及其尖頂小塔;北邊是圣德尼及其尖頂,西邊是圣克魯及其圓形主塔。這就是1482年的烏鴉從圣母院鐘樓頂上所見到的巴黎。
      然而,像這樣一座都市,伏爾泰卻說在路易十四以前只有四座美麗的古跡,即索拜學堂的圓頂。圣恩谷教堂。現代的盧浮宮和現已無從查考的另一座,也許是盧森堡宮吧。幸運的是,盡管如此,伏爾泰還是寫下了《老實人》,仍然是空前絕后最善于冷嘲熱諷的人。不過,這也正好證明:一個人可以是了不起的天才,卻可能對自己缺乏天資的某種藝術一竅不通。莫里哀把拉斐爾和米凱朗琪羅稱為他們時代的小儒,難道他不是認為很恭維他們嗎?
      言歸正傳,還是再回到巴黎和十五世紀這上面來吧。
      當時巴黎不單是一座美麗的城市而已,而且還是清一色建筑風格的城市,是中世紀建筑藝術和中世紀歷史的產物,是一部巖石的編年史。這是只由兩層構成的城市,即羅曼層和峨特層,因為羅馬層除了在朱利安的溫泉浴室穿過中世紀堅硬表皮還露出來以外,早已消失了。至于凱爾特層,哪怕挖掘許多深井,也無法再找到什么殘存的東西了。
      五十年后,文藝復興開始,巴黎這種如此嚴格,卻又如此豐富多采的統一性,摻入了華麗的氣派,叫人眼花繚亂,諸如各種別出心裁的新花樣,各種體系,五花八門的羅馬式半圓拱頂。希臘式圓柱。峨特式扁圓穹窿,十分細膩而又刻意求精的雕刻,對蔓藤花飾和茛菪葉飾的特別愛好,路德的現代建筑藝術的異教情調,不一而足。這樣,巴黎也許更加美麗多姿了,盡管看上去和想起來不如當初那么和諧。然而,這一光輝燦爛的時間并不長久。文藝復興并不是無私的,它不僅要立,而且要破。它需要地盤,這倒也是實話。因此,峨特藝術風格的巴黎,完整無缺的時間只是一剎那而已。屠宰場圣雅各教堂幾乎尚未峻工,就開始拆毀古老的盧浮宮了。
      從此以后,這座偉大城市的面貌日益變得難以辨認了。羅曼式樣的巴黎在峨特式樣的巴黎的淹沒下消失了,到頭來峨特式樣的巴黎自己也消失了。誰能說得上代替它的又是怎么樣的巴黎呢?
      在杜伊勒里宮,那是卡特琳。德。梅迪西斯的巴黎;在市政廳,那是亨利二世的巴黎,兩座大廈還是優雅迷人的;在王宮廣場,是亨利四世的巴黎,王宮的正面是磚砌的,墻角是石壘的,屋頂是石板鋪的,不少房屋是三色的;在圣恩谷教堂,是路易十三的巴黎,這是一種低矮扁平的建筑藝術,拱頂呈籃子提手狀,柱子像大肚皮,圓頂像駝背,要說都說不來;在殘老軍人院,是路易十四的巴黎,氣勢宏大,富麗堂皇,金光燦爛,卻又冷若冰霜;在圣絮爾皮斯修道院,是路易十五的巴黎,渦形裝飾,彩帶系結,云霞繚繞,細穗如粉絲,菊苣葉飾,這一切都是石刻的;在先賢祠,是路易十六的巴黎,羅馬圣彼得教堂拙劣的翻版(整個建筑呆頭呆腦地蜷縮成一堆,這就無法補救其線條了);在醫學院,是共和政體的巴黎,一種摹仿希臘和羅馬的可憐風格,活像羅馬的大競技場和希臘的巴特農神廟,仿佛是共和三年憲法摹仿米諾斯法典,建筑藝術上稱為穡月風格;在旺多姆廣場,是拿破侖的巴黎,這個巴黎倒是雄偉壯觀,用大炮鑄成一根巨大的銅柱;在交易所廣場,是復辟時期的巴黎,雪白的列柱支撐著柱頂盤的光滑中楣,整體呈正方形,造價兩千萬。
      由于格調。式樣和氣勢相類似,各有一定數量的民房與上述每座獨具特色的歷史古跡緊密相聯系。這些民房分散在不同的街區,但行家的目光還是一眼便可把它們區分開來,并確定其年代,只要善于識別,哪怕是一把敲門槌,也能從中發現某個時代的精神和某個國王的面貌。
      因此,今日巴黎并沒有整體的面貌,而是收藏好幾個世紀樣品的集錦,其中精華早已消失了。如今,京城一味擴增房屋,可那是什么樣子的房屋呀!照現在巴黎的發展速度來看,每五十年就得更新一次。于是,巴黎最富有歷史意義的建筑藝術便天天在消失,歷史古跡日益減少,仿佛眼睜睜看這些古跡淹在房舍的海洋中,漸漸被吞沒了。我們祖先建造了一座堅石巴黎,而到了我們子孫,它將成為一座石膏巴黎了。
      至于新巴黎的現代建筑物,我們有意略去不談。這并非因為我們不愿恰當加以贊賞。蘇弗洛先生建造的圣日芮維埃芙教堂,不用說是有史以來薩瓦省用石頭建造的最美麗蛋糕。榮譽軍團官也是一塊非常雅致的點心。小麥市場的圓頂是規模巨大的一頂英國賽馬騎手的鴨舌帽。圣絮爾皮斯修道院的塔樓是兩大根單簧管,而且式樣平淡無奇;兩座塔樓屋頂上那電報天線歪歪扭扭,起伏波動,像在不斷做鬼臉,煞是可愛!圣羅希教堂門廊之壯麗,只有圣托馬斯。阿奎那教堂的門廊可相媲美;它在一個地窖里還有一座圓雕的耶穌受難像和一個鍍金的木雕太陽,都是奇妙無比的東西。植物園的迷宮之燈也是巧妙異常。至于交易所大廈,柱廊是希臘風格的,門窗的半圓拱是羅馬風格的,扁圓的寬大拱頂是文藝復興風格的,無可爭辯地這是一座極其規范。極其純粹的宏偉建筑物。證據就是:大廈頂上還加上一層阿提喀頂樓,這在雅典也未曾見過,優美的直線,隨處被煙突管切斷,雅致得很!還得補充一句,凡是一座建筑物,其建筑藝術必須與其用途結合得天衣無縫,以至于人們一眼見到這建筑物,其用途便一目了然,這是司空見慣的,因此任何一座古跡,無論是王宮,還是下議院。市政廳。學堂。馴馬場。科學院。倉庫。法庭。博物館。兵營。陵墓。寺院。劇場,都令人驚嘆得無以復加。且慢,這里說的是一座交易所。此外,任何一座建筑還應當與氣候條件相適應。顯然,這座交易所是特意為我們寒冷而多雨的天氣建造的,它的屋頂幾乎是平坦的,就像近東的那樣,這樣做是冬天一下雪,便于清掃屋頂,更何況一個屋頂本來就是為了便于打掃而造的。至于剛才在上面所提到的用途,那可真是物盡其用了;在法國是交易所,要是在希臘,作為神廟又有何不可!誠然,建筑師設計時把大時鐘鐘面遮掩起來是煞費一番苦心的,要不然,屋面的純凈優美的線條就被破壞了。話說回來,相反地,圍繞整座建筑物造了一道柱廊,每逢重大的宗教節日,那班證券經紀人和商行掮客便可以在柱廊下冠冕堂皇地進行高談闊論了。
      毫無疑問,上述這一切都是無以倫比的壯麗的宏偉建筑。此外,還有許多漂亮的街道,式樣繁多,生趣盎然,里沃黎街便是一例。我可以滿懷信心地說,從氣球上俯瞰巴黎,總有一天它會呈現出豐富的線條,多采的細節,萬般的面貌,簡樸中見某種難以名狀的偉大,優美中見某種有如奕棋般的出奇制勝的絕招。
      然而,不論您覺得如今的巴黎如何令人嘆為觀止,還是請您在頭腦中恢復十五世紀時巴黎的原狀,重新把它建造起來;看一看透過那好似一道奇妙綠籬的尖頂。圓塔和鐘樓的燦爛陽光;瞧一瞧那一灘綠。一灘黃的塞納河河水,波光粼粼,色澤比蛇皮更光陸怪離,您就把塞納河端起來往這寬大無邊的城市中間潑灑,就把塞納河這一素練往島岬一撕,再在橋拱處把它折疊起來;您再以為藍天的背景,清晰地勾畫出這古老巴黎峨特式樣的剪影,讓其輪廓飄浮在那纏繞于無數煙囪的冬霧之中;您把這古老的巴黎浸沒在沉沉夜幕里,看一看在那陰暗的建筑物迷宮中光與影的追逐游戲;您灑下一縷月光,這迷宮便朦朧浮現,那座座塔樓遂從霧靄中伸出尖尖的頭頂來;要不,您就再現那黑黝黝的側影,用陰影復活尖塔和山墻的無數尖角,并使烏黑的側影突現在落日時分彤紅的天幕上,其齒形的邊緣宛如鯊魚的頷額。-然后,您就比較一下吧。
      您要是想獲得現代的巴黎所無法給您提供的有關這古城的某種印象,那么您不妨就在某一盛大節日的清晨,在復活節或圣靈降臨節日出的時分,登上某個高處,俯瞰整個京城,親臨其境地體驗一下晨鐘齊鳴的情景。等天空一發出信號,也就是太陽發出的信號,您就可以看見萬千座教堂同時顫抖起來。首先是從一座教堂到另一座教堂發出零散的丁當聲,好像是樂師們相互告知演奏就要開始了;然后,突然間,您看見-因為似乎耳朵有時也有視覺-每一鐘樓同時升起聲音之柱。和聲之煙。開始時,每口鐘顫震發出的聲音,清澈單純,簡直彼此孤立,徑直升上燦爛的晨空。隨后,鐘聲漸漸擴大,溶合,混和,相互交融,共同匯成一支雄渾壯美的協奏曲。最后只成為一個顫動的音響整體,不停地從無數的鐘樓發出宏亮的樂聲來;樂聲在京城上空飄揚,蕩漾,跳躍,旋轉,然后那震耳欲聾的振輻漸漸搖蕩開去,一直傳到天外。然而,這和聲的海洋并非一片混雜;不論它如何浩瀚深邃,仍不失其清澈透亮。您可以從中發現每組音符從群鐘齊鳴中悄然逃離,獨自起伏回蕩;您可以從中傾聽木鈴和巨鐘時而低沉。時而高元的唱和;還可以看見從一座鐘樓到另一座鐘樓八度音上下跳動,還可以看見銀鐘的八度音振翅騰空,輕柔而悠揚,望見木鈴的八度音跌落墜地,破碎而跳躍;還可以從八度音當中欣賞圣厄斯塔舍教堂那七口大鐘豐富的音階升降往復;還可以看見八度音奔馳穿過那些清脆而急速的音符,這些音符歪歪扭扭形成三。四條明亮的曲線,隨即像閃電似地消失了。那邊,是圣馬丁修道院,鐘聲刺耳而嘶啞;這邊,是巴士底,鐘聲陰森而暴躁;另一端,是盧浮宮的巨塔,鐘聲介于男中音和男低音之間。王宮莊嚴的鐘樂從四面八方不停地拋出明亮的顫音,恰好圣母院鐘樓低沉而略微間歇的鐘聲均勻地落在這顫音上面,仿佛鐵錘敲打著鐵砧,火花四濺。您不時還可看見圣日耳爾-德-普瑞教堂三重鐘聲飛揚,各種各樣的樂聲陣陣掠過。隨后,這雄壯的組合聲部還不時略微間歇,讓道給念圣母經時那密集應和的賦格曲,樂聲轟鳴,如同星光閃亮。在這支協奏曲之下,在其最悠遠處,可以隱隱約約分辨出各教堂里面的歌聲,從拱頂每個顫動的毛孔里沁透出來。-誠然,這是一出值得人們傾聽的歌劇。通常,從巴黎散發出來的哄哄嘈雜聲,在白天,那是城市的說話聲;在夜間,那是城市的呼吸聲;此時,這是城市的歌唱聲。因此,請您聆聽一下這鐘樓樂隊的奏鳴,想象一下在整個音響之上彌散開來的五十萬人的悄聲細語。塞納河亙古無休的哀訴。風聲沒完沒了的嘆息。天邊山丘上宛如巨大管風琴木殼的四大森林那遙遠而低沉的四重奏;如同在一幅中間色調的畫中,您再泯除中心鐘樂里一切過于沙啞。過于尖銳的聲音;那么,請您說說看,世上還有什么聲音更為豐富,更為歡快,更為燦爛,更為耀眼,勝過這鐘樂齊鳴,勝過這音樂熔爐,勝過這許多高達三百尺的石笛同時發出萬般鏗鏘的樂聲,勝過這渾然只成為一支樂隊的都市,勝過這曲暴風驟雨般的交響樂!

    返回目錄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vr快艇 www.global-b2b-market.com:囊谦县| www.bleach-toysoldier.com:和静县| www.cropbowtie.com:田东县| www.xmkainos.com:连平县| www.gfcf14greendream.com:织金县| www.sms624.com:上杭县| www.cp2779.com:读书| www.raysofeducation.org:忻州市| www.andyandnina.com:张掖市| www.sz-yukun.com:东台市| www.freeportluxembourg.com:饶阳县| www.z9698.com:肥西县| www.possn.com:庆城县| www.jsyezhou.cn:玛多县| www.jljtf.com:航空| www.stokistgreenworld.com:杭锦旗| www.dm019.com:静乐县| www.cialisn.com:阿勒泰市| www.bzsoft.org:工布江达县| www.hongxinyu888.com:盐山县| www.happy-pie.com:鹿泉市| www.baby-photos.net:吐鲁番市| www.cp6557.com:綦江县| www.snsenggs.com:宜城市| www.holistichealthtalk.com:新安县| www.jgwgb.com:镇安县| www.ynnss.com:浦县| www.ivagevana.com:汾阳市| www.mejoresamigas.net:昭觉县| www.jb908.com:利辛县| www.reward-risk.com:临城县| www.commandotech.com:团风县| www.considerthereasons.com:景德镇市| www.had-printing.com:射洪县| www.0539jf.com:鄂温| www.abbyfoods.com:普兰店市| www.makpad.com:长岛县| www.aloeveramedicine.com:新龙县| www.airsolution-group.com:乐亭县| www.lslcw.com:太谷县| www.yourwebside.com:永城市| www.zhongyancheng.com:临清市| www.re-cyclers.com:隆回县| www.atcdhaka.com:新干县| www.snsenggs.com:博野县| www.grandmasn.com:乃东县| www.ctocmall.com:开化县| www.temp-abc.com:加查县| www.shopzall.com:将乐县| www.wh-leadlaser.com:吉木乃县| www.h20proof.com:炉霍县| www.delatan.com:伽师县| www.zhuzaiwl.com:浏阳市| www.gsjrm.cn:吴堡县| www.hnhuidasw.com:南丰县| www.ox6o.com:石屏县| www.the-green-find.com:澳门| www.kerala-honeymoon-packages.com:噶尔县| www.meilesou.com:土默特右旗| www.casagourmande.com:岳阳市| www.redrosemovie.com:大英县| www.giatlv.com:建水县| www.gythe.cn:泾阳县| www.m7559.com:黄石市| www.cecilevangrieken.com:府谷县| www.bestpicsforyou.com:富宁县| www.ymt-tea.com:霞浦县| www.lclxh.com:尼木县| www.czjz123.com:襄城县| www.checkloansijjxr.com:泰顺县| www.tuoheng-china.com:佛坪县| www.rynhd.com:鄂州市| www.medianewslive.com:江城| www.217765.com:山阴县| www.wyadorkable.com:高密市| www.kone15.com:阆中市| www.aomei1.com:满城县| www.chuwenxuan.com:福鼎市| www.jingyi111.com:陇川县| www.yuanfangauction.com:大厂| www.kljlw.cn:望谟县| www.mortgagelenderchillicothe.com:卢龙县| www.zheduowang.com:河东区| www.conet-working.com:新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