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rt id="awqti"></rt>
  • <source id="awqti"></source>
    <cite id="awqti"></cite>
    <ruby id="awqti"></ruby>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 <cite id="awqti"><span id="awqti"></span></cite>
    <rp id="awqti"></rp>
    <video id="awqti"><nav id="awqti"></nav></video>
  • <rp id="awqti"></rp>

    一 給山羊透露秘密的危險

      轉眼過去了好幾個星期。
      三月初。太陽,雖然還沒有被迪巴塔斯稱為眾燭的王,但其明媚與燦爛卻沒有絲毫減弱。每當風和日麗的春日,巴黎就會傾城而出,廣場上和供人散步的地方,到處是人山人海,像歡度節日那樣熱鬧。在這樣和煦。光明。晴朗的日子里,有某個時刻特別適合去觀賞圣母院的門廊。那就是太陽西斜,差不多正面照著這座大教堂的時。夕陽的余暉逐漸與地平線拉平,慢慢遠離廣場的石板地面,順著教堂筆直的正面上升,在陰影襯托下,正面的浮雕個個凸起,而正中那個巨大的圓花窗恰似獨眼巨人的眼睛,在雷神熔爐熊熊烈火的反照下,射出火焰一樣的光芒。
      現在正好是這樣的時刻。
      夕陽映紅的威嚴大教堂的對面,教堂廣場和前庭街的交角處,是一座哥特風格的華麗宅院。門廊上端的陽臺上,幾個俏麗的姑姐談笑風生,真是千種風流,萬般溫柔。她們珠環翠繞的尖帽上,面紗低垂著,一直拖到腳后跟;精美的繡花胸衣遮住了雙肩,并依照當時風尚,露出處女那剛剛豐滿美妙的胸脯;罩衣也考究得出奇,蓬松寬大的下裙更是珍貴;個個衣著綾羅絲絨,尤其白嫩如脂般纖手,足見終日生活。從這一切不難看出,她們都是富貴人家的嬌小姐。確實如此,她們百合花。德。貢德洛里埃小姐及其同伴狄安娜。德。克里斯特伊。阿梅洛特。德。蒙美榭爾。科倫布。德。卡伊豐丹娜,以及德。香榭弗里埃的小女兒。這些人都是名門閨秀,此時聚貢德洛里埃的遺孀家里,等候著博熱殿下及其夫人四月間來巴黎,為瑪格麗特公主遴選伴娘,到庇卡底從弗朗德勒人手里把公主迎接過來。于是方圓幾百里外,所有的鄉紳早就紛紛活動開了,圖謀為自己的閨女爭得這一恩寵,其中許多人早把女兒親自帶到或托人送到巴黎來,托付給管教審慎,令人敬佩的阿洛依絲。德。貢德洛里埃夫人,這位夫人的丈夫以前是禁軍的弓弩師,她居孀后帶著獨生女兒退居巴黎,住在圣母院前面廣場邊自己的住宅里。
      這些小姐所在的陽臺,背連一間富麗的房間,室內掛著出自弗朗德勒的印有金葉的淺黃皮幔。天花板上一根根平行的橫梁上,有無數彩繪描金的雕刻,叫人看了賞心悅目。一只只衣櫥精雕細刻,這兒那兒,閃耀著琺瑯的光澤;一只華麗的食櫥上擺放著一個陶瓷的野豬頭,食櫥分兩級,這些都表示女主人是方旗騎士的妻子或遺孀。房間深處,一個高大壁爐從上到下飾滿紋章和徽記,旁邊有一張鋪著紅絲絨的華麗的安樂椅,上面端坐著貢德洛里埃夫人。從衣著和相貌上可以看出她已年已五十。她身旁站著一位少年,神態甚是自命不凡,雖然有點輕浮和好強,卻令所有的女子無不為之傾倒,而那些嚴肅和善于看相貌的男子卻很是不屑。這位年輕騎士穿著御前侍衛弓手隊長的燦爛服裝,很像朱庇特的裝束,我們在本書第一卷中已描述過了,這里就不再重復了。
      小姐們全都坐著,有的坐在房間里,有的坐在陽臺上,有的坐在鑲著金角的烏德勒支絲絨錦團上,有的坐在雕著人物花卉的橡木小凳上。她們正在一起刺繡一幅巨大的壁毯,每人拉著一角,攤放在自己的膝蓋上,還有一大截拖在鋪地板的席子上。
      她們不時交談著,就像平常姑娘家說悄悄話,見到有個青年男子在場時那樣。這位少年,雖說他在場足以引起這些女子各種各樣的虛榮心,他自己卻似乎并不在意;他置身在這些美女當中,個個都爭著引起他的注意,可是他卻好像格外專心用麂皮手套揩著皮帶上的環扣。
      老夫人不時低聲向他說句話兒,他雖然回答得彬彬有禮,但明眼人能看到周到中顯得有些笨拙和勉強。阿洛伊絲夫人面帶笑容,同這個隊長低聲說話,一面向女兒百合花眨眨眼睛。從這些神態中可以很容易看出,他們之間有某種已定的婚約,大概這少年與百合花即將締結良緣。然而從這位軍官尷尬和冷淡的神情來看,顯而易見,至少在他這方面沒有什么愛情可言了。他整個神色顯得又窘又煩,這樣一種心情,要是換上城防部隊的那班官長,準會妙語驚人,說:"真他媽的活受罪!"
      這位和善的夫人,或許疼愛閨女迷了心竅,可憐的她,哪能覺察得出這軍官壓根沒有什么熱情,還一個勁地輕輕叫他注意,說百合花穿針引線多么心靈手巧。
      "喂,侄兒呀,"她輕輕地拉了拉他的袖子,湊近他耳邊說道。"你快看看!瞅她彎腰的模樣兒!"   "看著哩。"那位少年應道,隨即又默不作聲,完全一副心不在焉。冷冰冰的樣子。
      過了片刻,他不得不又俯下身來聽阿洛伊絲夫人說:
      "您哪里見過像您未婚妻這樣討人喜歡。活潑可愛的姑娘?有誰比她的肌膚更白嫩,比她的頭發更金黃?她那雙手,簡直十全十美?還有,她那脖子,簡直像天鵝的脖子那樣儀態萬端,誰見到都會心醉?有時候我也十分嫉妒您呀!您這放蕩的小子,身為男人真是幸運!我的百合花,難道不是美貌絕倫,叫人愛慕不已,使你意亂心迷嗎?"
      "那還用著說!"他這樣答道,心里卻在想別的事。
      "那您還不去跟她說說話兒!"阿洛伊絲夫人突然說道,并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快去跟她隨便說點什么,您變得越來越怕羞了。"
      誰都可以看出,怯生并不是這位隊長的美德,也不是他的缺點,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照辦了。
      "好表妹,"他走近百合花的身邊說道。"告訴我,你們在繡什么?"
      "好表哥,"百合花應道,聲調中明顯帶著懊惱。"我已經告訴您三遍了,是海神的洞府。"
      隊長那種冷淡和心不在焉的樣子,百合花顯然看在眼里。他覺得必須交談一下,隨即又問:
      "給誰繡的?"
      "田園圣安東修道院。"百合花答道,眼睛連抬都沒抬一下。
      隊長伸手抓起掛毯的一角,再問:
      "我的好表妹,這是誰,就是那個鼓著腮幫,使勁吹著海螺的肥頭大耳的軍士?"
      "那是小海神特里通。"她應道。
      百合花的答話老是只言片語,腔調中有點賭氣的味道。少年立刻明白了必須對她咬耳朵說點什么,無聊的話,獻殷勤的話,隨便胡扯什么都行。于是他俯下身去挖空心思,卻怎么也想象不出更溫柔更親密的話兒來,只聽見他說:"您母親為什么老穿著查理七世時代繡有紋章的長袍呢?好表妹,請您告訴她,這種衣服現在不時興了,那袍子上的門鍵和月桂樹,使她看上去就像會走動的壁爐臺。實際上,現在誰也不會這樣坐在自家旌旗上,我向您發誓。"
      百合花抬起漂亮的眼睛,責備地瞅著他,低聲說道:"您就為這個向我發誓嗎?"
      心地善良的阿洛伊絲夫人看見他倆這樣緊挨著絮絮細語,真是欣喜若狂,她擺弄著祈禱書的扣鉤,說:"多么動人的畫圖呀!"
      隊長不知怎樣才好,只得又重提壁毯這個話題,大聲嚷道:"這件掛毯手工真是優美呀!"
      一聽這話,另一個皮膚白皙的金發美人兒,身穿低開領藍緞袍子的科倫布。德。卡伊豐丹納,怯生生地開了口,話是說給百合花聽的,心里卻巴望英俊的隊長答腔,只聽見她說:"親愛的貢德洛里埃,您見過羅舍-吉翁府里的壁毯嗎?"
      "不就是盧浮宮洗衣女花園所在的那座府邸嗎?"狄安娜。德。克里斯特伊笑呵呵問道,她自認為長著一口漂亮的牙齒,所以很愛笑。
      "那兒還有巴黎古城墻的一座臃腫的舊塔樓吶。"阿梅洛特。德。蒙米榭爾插嘴說。這位女郎水靈靈的,頭發赤褐而鬈曲,總是莫名其妙地唉聲嘆氣,就像狄安娜小姐喜歡笑一樣。
      "親愛的科倫布,"阿洛伊絲夫人接口說。"莫非您是指國王查理六世時期巴克維爾大人的府邸吧?那里的壁毯才是華美無比哩,全是豎紋織的。"
      "查理六世!國王查理六世!"年輕隊長捋著胡子嘟噥道。"天啊!老太太對這些老古董記得多清楚!"
      貢德洛里埃夫人繼續往下說:"那些壁毯,確實絢麗!那令人觀止的手工,堪稱世上獨有!"
      身材苗條的七歲小女孩貝朗日爾。香榭弗里埃,本來從陽臺欄桿的梅花格子里望著廣場,此時突然嚷道:"啊!快來呀,百合花教母,那個漂亮的舞女在石板地面上敲著手鼓跳舞,一大堆市民圍在那里看哩!"
      果真傳來巴斯克手鼓響亮的顫音。
      "大概是個波希米亞的埃及女郎。"百合花邊說邊扭頭向廣場張望。
      "看去!看去!"那幾位活潑的同伴齊聲喊擁到陽臺邊。百合花心里揣摸著未婚夫為什么那么冷淡,慢吞吞跟了過去。而這個未婚夫看到拘窘的談話被意外的事情打斷了,松了一口氣,宛如一個被換下崗的士兵,一身輕松地回到房間里。給美麗的百合花放哨,在往日是一件可愛的。令人喜悅的差使,但年輕隊長卻早已膩煩了,并隨著婚期日益臨近,一天比一天更加冷淡。況且,他生性朝三暮四,而且-是否得著點破?-情趣有點庸俗不堪。雖說出身高貴,但在行伍中卻染上了兵痞的惡習。他喜歡酒家以及隨之而來的一切:下流話,軍人式吊膀子,水性楊花的美女,輕而易舉的情場得意。話說回來,他曾從家庭中受到過一點教育,也學過一些禮儀,但他年輕輕就走南闖北,過著戎馬生涯,在軍士的武器肩帶的磨擦下,他那一層貴族的光澤外表也就黯然失色了。好在他還知道禮貌,不時來看望百合花小姐,可是每次到了她家里,總是倍感難堪,一來是因為到處尋歡作樂,把愛情濫拋,結果留給百合花小姐的就所剩無幾了;二來是因為置身在這些刻板。深居閨閣。循規蹈矩的美人當中,一直提心吊膽,深怕自己說慣了粗話的那張嘴,突然會像脫韁的馬,無意中漏出小酒館那般不三不四的話兒來。設想一下,要是如此,后果會是怎樣!
      并且,他身上還混雜著一些值得稱道的奢望:附庸風雅,衣著出眾,神采奕奕。要把這些德性集中于一身,那可真是有的說。
      于是,他靜靜地站在那里好一會兒,默默地靠在雕花的壁爐框上。這時,百合花小姐突然回頭對他說起話來。可憐的姑娘生他的氣,畢竟不是情愿的。
      "表哥,您不是說過,兩個月前您查夜時,從強盜手里救下了一個吉卜賽小姑娘嗎?"
      "我想是的,表妹。"隊長應道。
      "那好,"她接著說道。"現在廣場上跳舞的說不定就是那個吉卜賽姑娘。您過來看一下,是不是還認得出來,弗比斯表哥。"
      他看出,她熱情地邀請他到她身邊去,還有意叫他的名字,這其中明顯含著重歸于好的意思。弗比斯。德。夏托佩爾緩步走近陽臺,百合花含情脈脈,把手搭在弗比斯的胳膊上,對他說道:"喏,看那邊正在跳舞的小姑娘,是不是您說的那個吉卜賽姑娘?"
      弗比斯望了望,應道:
      "沒錯,我從那只山羊就認得出。"
      "哦!真是只漂亮的小山羊!"阿梅洛特合起雙掌贊嘆道。
      "它的角是真金的嗎?"貝朗日爾問道。
      阿洛伊絲夫人坐在安樂椅上沒動,開口說:"去年從吉巴爾城門來了一幫吉卜賽女人,會不會是她們當中的一個?"
      "母親大人,那道城門如今叫地獄之門了。"百合花柔聲細氣地說道。
      貢德洛里埃小姐深知,她母親提起這些老皇歷定會那個隊長感到不快。果然如此,他輕聲挖苦起她來了:"吉巴爾門!吉巴爾門!那有著說哩,可以扯到國王查理六世啦!"
      "教母,"貝朗日爾的眼睛一直不停地轉動,突然向圣母院鐘樓頂上望去,不由驚叫起來。"那是誰,頂上那個黑衣人?"
      姑娘們個個抬起眼睛。果真在朝向河灘廣場的北邊鐘樓頂端的欄桿上,倚著一個男子。那是一個教士,從他的衣裳和雙手托住的臉孔,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他像一尊雕像,紋絲不動。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廣場。
      這情景真有點像一只鷂鷹剛發現一窩麻雀,死死盯著,一動也不動。
      "那是若札的副主教大人。"百合花答道。
      "您從這里就一眼認出他來,您的眼睛真好呀!"卡伊豐丹納說道。
      "他瞅著那個跳舞的小姑娘多么入神呀!"狄安娜。德。克里斯特伊接著說。
      "那個埃及姑娘可得當心!"百合花說。"他不喜歡埃及人。"
      "那個人這樣瞅著她,真是大煞風景!瞧她舞跳得多棒,把人的眼睛都看花了。"阿梅洛特。德。蒙米榭爾插嘴說。
      "弗比斯好表哥,"百合花突然說道。"既然您認識這個吉卜賽小姑娘,那就打個手勢叫她上來吧!這會叫我們開心的。"
      "說得很好!"小姐們全拍手喊道。
      "真是荒唐!"弗比斯答道。"她大概早把我忘了,而且我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不過,既然小姐們高興,那我就試試看。"于是,探身到陽臺欄桿上喊道:"小妞!"
      跳舞的姑娘這時恰好沒有敲手鼓,隨即轉頭向喊聲的方向望去,炯炯的目光落在弗比斯身上,一下子停了下來。
      "小妞!"隊長又喊道,并用手示意叫她過來。
      那個少女再望了他一眼,臉上頓時浮起紅暈,仿佛雙頰著了火似的。她把小鼓往腋下一夾,穿過目瞪口呆的觀眾,向弗比斯所在的那幢房子走去,步履緩慢而搖曳,目光迷亂,就像一只鳥兒經不住一條毒蛇的誘惑。
      片刻后,帷幔門簾撩開了,吉卜賽女郎出現在房間門檻上,只見她臉色通紅,手足無措,氣喘噓噓,一雙大眼睛低垂著,不敢再上前一步。
      貝朗日爾高興得拍起手來。
      跳舞的姑娘站在門坎上不動。她的出現對這群小姐產生了一種奇特的影響。誠然,所有在場的小姐心中都同時萌發出一種朦朧不清的念頭,設法取悅那個英俊的軍官,他那身華麗的軍服是她們賣弄風情的主要目標;并且,自從他出現,她們之間就悄悄展開了一場暗斗,雖然她們自己不肯承認,但她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無時無刻不暴露出來。但是,她們的美貌彼此不相上下,角逐起來,也就勢均力敵,每人都有取勝的希望。吉卜賽女郎的到來,猝然打破了這種均衡。她的艷麗,真是世上罕見,她一出現在房門口,就仿佛散發出一種特有的光輝。在這間擁擠的房間里,在幽暗的帷幔和爐壁板環繞之中,她比在廣場上更豐姿標致,光彩照人,好比從大白天陽光下被帶到陰暗中來的一把火炬。幾位高貴的小姐不由得眼花繚亂,一個個都多少感到自己的姿色受到了損害。因此,她們的戰線-請允許我用這個詞語-即刻改變了,盡管她們之間連一句話也沒有說,但彼此卻心照不宣,默契得很。女人在本能上互相心領神會,總是要比男人串通一氣快得多。她們都感覺到,剛才進來了一個敵人,于是便聯合起來。只需一滴葡萄酒,就足以染紅一杯水;只需突然間到來一個更妖艷的女人,便可以給群芳染上某種不佳的心緒,尤其只有一個男子在場的時候。
      因此,吉卜賽女郎所受到的接待是雪里加霜。小姐們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后,互相丟了個眼色,千言萬語盡在這眼色中,彼此一下子心領神會了。這期間,吉卜賽少女一直等待著人家發話,心情激動萬分,連抬一下眼皮都不敢。
      倒是隊長先打破沉默,他用慣常的那種肆無忌憚的狂妄腔調說道:"我發誓,這兒來了個尤物!您說呢,表妹?"
      換上一個比較有心眼的贊美者,發表議論時至少應該把聲音放低些。這樣的品評是不可能消除小姐們觀察吉卜賽少女而油然產生的那種女人嫉妒心的。
      百合花裝模作樣,帶著輕蔑的口吻假惺惺地應道:"嗯,還不錯。"
      其他幾個小姐在交頭接耳。
      阿洛伊絲夫人因為自己的閨女,也同樣心懷嫉妒。她終于對跳舞的姑娘發話了:"過來,小乖乖!"
      "過來,小乖乖!"貝朗日爾重說了一遍,擺出一副滑稽可笑的莊嚴架勢,其實她還沒有吉卜賽姑娘的半腰高呢!
      埃及姑娘向貴夫人走過來。
      "好孩子,"弗比斯夸張地說,同時也朝她走近幾步。"我不知是否三生有幸您能認出我來……"
      沒等他說完,她就打斷他的話,滿懷無限的柔情蜜意,抬起眼睛對他微笑,說道:
      "啊!是的。"
      "她記性可真好。"百合花說道。
      "喂,那天晚上,您急速溜跑了。是不是我嚇著您了?"弗比斯接著說。
      "噢!不。"吉卜賽女郎答道。
      先是一句"啊!是的,"接著又是一聲"噢!不,"聲調中蘊藏著難以言表的某種情韻,百合花聽了頓覺不快。
      "我的美人兒,"隊長每當同街頭賣笑女郎搭訕,總是搖唇鼓舌,說得天花亂墜,隨即繼續往下說:"您走了,留給我一個兇神惡煞般的家伙,獨眼。駝背,我相信是主教的敲鐘人。聽說他是某個副主教的私生子,天生的魔鬼,名字很可笑,叫什么四季齋啦,圣枝主日啦,狂歡節啦,我記也記不清!反正是群鐘齊鳴的節日名稱唄!他狗膽包天,竟敢搶您,好像您生來就該配給教堂聽差似的!真是豈有此理!那只貓頭鷹想對您搞什么鬼?嗯,說呀!"
      "我不知道。"她答道。
      "想不到他竟敢如此膽大妄為!一個敲鐘的,竟像一個子爵一樣,公然綁架一個姑娘!一個賤民,竟敢偷獵貴族老爺們的野味!真是天下少有!不過,他吃了大苦頭啦。皮埃拉。托特呂老爺是世上最粗暴最無情的,哪個壞蛋一旦落在他手里,非被揍得死去活來不可。如果您喜歡,我可以告訴您,那個敲鐘人的皮都被他巧妙地剝下來了。"
      "可憐的人!"吉卜賽女郎聽了這番話,又回想起恥辱柱的那幕情景,不由說道。
      隊長縱聲哈哈大笑起來:"牛角尖的見識!瞧這種憐憫的樣子,就像一根羽毛插在豬屁股上!我情愿像教皇那樣挺著大肚子,假如……"
      他猛然住口。"對不起,小姐們!我想,我差點就要說蠢話了。"
      "呸,先生!"卡伊豐丹納小姐說道。
      "他是用他的下流語言跟那個下流女人說話哩!"百合花心中越來越惱怒,輕聲添了一句。隊長被吉卜賽女郎。尤其被他自己迷住了,腳跟轉來轉去,顯出一副粗俗而天真的兵痞式媚態,一再反復說:"一個絕色美人,我以靈魂起誓!"百合花把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的惱怒更增一倍。
      "穿得不倫不類!"狄安娜。德。克里斯特伊說,依然露出美麗的牙齒。
      對其他幾個小姐來說,這一看法簡直是一線光明,她們立刻看清了埃及女郎的薄弱環節。既然啃不動她的美貌,便向她的服裝猛撲過去。
      "不過這話倒是說得很對,小妞。"蒙米榭爾小姐說。"你從哪里學來了不披頭巾。不戴胸罩就這樣滿街亂跑呢?"
      "裙子還短得嚇人。"卡伊豐丹納小姐插上一句。
      "親愛的,"百合花酸溜溜的接著說。"您身上那鍍金的腰帶,叫那班巡捕看見了會把您抓起來的。"
      "小妞,小妞,"克里斯特伊小姐皮笑肉不笑地說。"你要是給你的胳膊套上袖子,就不會給太陽曬得那么黑了。"
      這一情景,確實值得比弗比斯更靈光的一個人來看,看這些淑女如何用惡毒和惱怒的語言,像一條條毒蛇圍著這個街頭舞女纏來纏去,滑來滑去,繞來繞去。她們既冷酷而文雅,把街頭舞女那身綴滿金屬碎片的寒傖而輕狂的裝束,惡意地盡情挑剔,一絲一毫也不放過。她們又是譏笑,又是挖苦,又是侮辱,簡直沒完沒了。冷言冷語,傲慢的關懷,兇狠的目光,一古腦兒向埃及姑娘傾瀉,就像古羅馬那幫年青的命婦拿金別針去刺一個漂亮女奴的乳房玩耍取樂,又好似一群美麗的母獵犬,眼睛冒火,鼻翼張開,圍著樹林里一只牝鹿團團轉,而主人的目光卻禁止它們把牝鹿吞吃掉。
      在這些名門閨秀面前,一個在公共場所跳舞的可憐少女算得上什么!她們似乎對她的在場毫不在意,竟當著她的面,對著她本人,就如此地高聲品頭論足,好像在議論一件不潔。下流。卻又好看的什么玩意兒。
      對這些如針扎一般的傷害,吉卜賽女郎并非毫無感覺,她的眼睛和臉頰,都不時燃燒著憤怒的,浮現出羞愧;嘴唇顫動,似乎支支吾吾說著什么輕蔑的話兒;噘著小嘴,鄙視地做著讀者所熟悉的那種嬌態。不過,最終還是沒有開口,一動也不動,目光無可奈何,憂傷而又溫柔,一直望著弗比斯。這目光中也包含著幸福和深情。好像她由于害怕被趕走,才竭力克制住自己。
      至于弗比斯,他笑著,神態魯莽而又憐憫,站到了吉卜賽女郎一邊。
      "讓她們說去吧,小妞!"他把金馬刺碰得直響,一再說道。"您這身打扮確實有點離奇和粗野,不過,話又說回來像您這樣俊俏的姑娘,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呢!"
      "我的天啊!"滿頭金發的卡伊豐丹納小姐挺直她那天鵝似的長脖子,臉帶苦笑,叫嚷起來。"依我看呀,王家弓箭手老爺們碰上埃及女人的漂亮眼睛,也太容易著火啦。"
      "為什么不?"弗比斯說。
      隊長的這句回答本來是絲毫無心的,就像隨便扔出一個石子而不管它會落到哪里去,可是小姐們一聽,科倫布笑了起來,狄安娜也笑了,阿梅洛特也笑了,百合花也笑了-同時眼睛里閃動著一滴晶瑩的淚珠。
      吉卜賽女郎聽到科倫布。德。卡伊豐丹納的話兒,眼睛一下子耷拉下來,緊盯著地面,這時又抬起頭來,目光閃爍,充滿著喜悅自豪,緊盯著弗比斯。這時,她真是艷麗絕倫。
      老夫人見此情景,深感受到了觸犯,卻又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圣母啊!"她忽然嚷了起來。"是什么東西在動我的腿?哎呀!可惡的畜生!"
      原來是山羊過來找女主人,向她沖過去時,被坐在那里的貴夫人拖到腳上的一大堆蓬蓬松松的衣裙給纏住了兩只角。
      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分散開了。吉卜賽女郎一言不發,走過去把山羊解脫出來。
      "哦!瞧這小山羊,蹄子還是金的呢!"貝朗日爾嚷著,高興得直跳起來。
      吉卜賽女郎跪了下來,腮幫緊偎著山羊溫順的頭,仿佛是在請求山羊原諒她剛才把它丟在一旁。
      這當兒,狄安娜探身貼在科倫布的耳邊說:
      "哎呀!天啊!我怎么沒有早想到呢?這不就是那個帶著山羊的吉卜賽姑娘嗎!人家都說她是女巫,還說她的山羊會耍種種魔法。"
      "那太好不過了,"科倫布說道。"那就叫山羊也給我們耍一個魔法吧,讓我們也開開心。"
      狄安娜和科倫布趕忙對吉卜賽女郎說:"小姑娘,叫你的山羊變一個魔法吧。"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跳舞的姑娘應聲道。
      "一個奇跡,一個戲法,總之一個妖術吧。"
      "不明白。"她又輕輕撫摸著漂亮的山羊,連聲喊著,"佳麗!佳麗!"
      這時候,百合花注意到山羊的脖子上掛著一個皮做的繡花小荷包,便問吉卜賽女郎道:"那是什么東西?"
      吉卜賽女郎抬起一雙大眼睛望著她,嚴肅地應道:"那是我個人的秘密。"
      "我倒很想知道你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百合花心里想著。
      這時候那個夫人臉帶慍色站了起來:"喂喂,吉卜賽姑娘,既然你和你的山羊連給我們跳個舞都不行,那你們還待在這里干嘛?"
      吉卜賽女郎沒有應聲,慢慢地朝門口走去。然而,越靠近門口,腳步越慢,似乎有難以抗拒的磁石在吸引著她。突然間,她把噙著淚花的濕潤眼睛移向弗比斯,隨即就站住了。
      "真是天曉得!"隊長喊道,"不能就這樣走了。您回來,隨便給我們跳個什么舞。噢!對了,我心上的美人,您叫什么來著?"
      "愛斯梅拉達。"跳舞的姑娘應道,眼睛依然動不動地看著他。
      聽到這古怪的名字,小姐們都笑瘋了。
      "真是的,一個小姐叫如此一個可怕的名字!"狄安娜說。
      "您還不明白,這是一個巫女唄。"阿梅洛特接著說。
      "親愛的,"阿洛伊絲夫人一本正經地說道,"肯定不是你父母給你取的這個名字的吧。"
      她們說話的時候,貝朗日爾趁人不注意,用一塊小杏仁餅逗引小山羊,拉它到角落去了。她倆頓時就成了好朋友。好奇的小女孩把掛在小山羊脖子上的荷包解下,打開來一抖,里面的東西掉在了席子上。原來是一組字母,每個字母都被分開單獨寫在一小片黃楊木上。這些玩具似的字母剛攤在席子上,貝朗日就吃驚地看見了一個奇跡出現:小山羊用金蹄從中選出幾個字母,輕輕地推著,排列這些字母成一種特殊的順序。不一會兒工夫,就排成一個詞,山羊好象很熟悉拼寫,不假思索就拼寫成了。貝朗日爾贊嘆不已,一下子合掌驚叫起來:
      "百合花教母,你快來看呀,瞧山羊在干什么!"
      百合花跑過去一看,不由得全身戰栗。地板上那些排列有序的字母組成一個詞:弗比斯。"這真是山羊寫的?"百合花變了聲音,急忙問道。
      "是的,教母。"貝朗日爾說。
      毫無疑問,小女孩還不會寫字。
      "這就是她所謂的秘密呀!"百合花心里揣摩著。
      聽到小女孩的叫喊聲,所有的人跑了過去,母親,幾位小姐,吉卜賽女郎,還有那位軍官。
      吉卜賽女郎看見山羊干的荒唐事兒,臉色紅一陣白一陣,像個罪犯站在隊長面前,渾身哆嗦著,可是隊長卻露出得意而又驚訝的笑容,定定地瞅著她。
      "弗比斯!"小姐們簡直驚呆了,喃喃說道。"這是隊長的名字呀!"
      "您的記性可真好呀!"百合花向呆若木雞的吉卜賽女郎說道,隨即放聲哭了起來,雙手捂住臉,痛苦地吶吶道:"這是一個巫女!"她聽見心靈深處有個聲音告訴她說:"這是一個情敵!"
      她一下子暈倒了。
      "我的女兒呀!我的女兒呀!"母親喊道,頓時嚇得魂不附體。"滾開,該死的吉卜賽丫頭!"
      斯梅拉達轉眼間把那些晦氣的字母撿了起來,向佳麗作了個手勢,從一道門里走了出去,而人們把百合花從另一道門抬了出去。
      弗比斯隊長獨自站在那里,不知該走哪道門,猶豫了片刻,跟著吉卜賽女郎走了。

    返回目錄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vr快艇 www.huangdaobb.com:普兰县| www.zjxklpme.com:天镇县| www.te-tong.com:平陆县| www.wkdlc.com:石台县| www.tekirotools.com:阳山县| www.stranded-deep.net:宜阳县| www.tjmtw.com:乌审旗| www.matthiasgille.com:威远县| www.nicolasbessol.com:广德县| www.chenabtimes.net:昌黎县| www.borealmatters.org:武威市| www.coolphotolibrary.com:通河县| www.thedrugtest.net:班玛县| www.techintw.com:乌拉特后旗| www.celebedia.com:苗栗县| www.blueflagfarm.com:柳河县| www.frivhry.com:营口市| www.gigsea.com:白山市| www.cp0255.com:荣成市| www.aw368.com:孙吴县| www.lettresamontaigne.net:怀宁县| www.2323job.com:辽阳市| www.ohranabg.com:都兰县| www.unlockbootloader.net:从江县| www.gumur.com:吴川市| www.mlrsyu.com:灯塔市| www.buchuebersetzungen.com:张北县| www.zikao363.com:新宁县| www.cheapcialisnow.net:五台县| www.ssxnsy.com:泌阳县| www.missionsweb.net:壶关县| www.hornyhomepages.com:思南县| www.taipeisailing.org:赞皇县| www.ah-zszs.com:土默特左旗| www.ck733.com:信阳市| www.13425690000.com:武鸣县| www.chessul.com:潜江市| www.office-mode.com:贺州市| www.coralgablesrealtor.com:英吉沙县| www.pme01.com:本溪| www.cheap-uggboots4u.com:北川| www.jslhmm.com:平罗县| www.wizard-from-oz.com:建昌县| www.brmqj.com:革吉县| www.jydproducts.com:浠水县| www.poengun.com:鞍山市| www.wxjieyun.com:绥德县| www.myqccoupons.com:揭西县| www.ruru222.com:石柱| www.snuhctc.com:农安县| www.zqwnw.cn:武穴市| www.thisdayinmusicapps.com:越西县| www.foteng888.com:敦煌市| www.cjgzw.com:绍兴市| www.yes6688.com:安福县| www.greenvocational.com:色达县| www.kathyleegifford.com:黎城县| www.rcsellshomes.com:临邑县| www.carecnn.com:英山县| www.zslicaixd.com:彭山县| www.tgase.com:南郑县| www.598729.com:河北省| www.shuidajie.com:孙吴县| www.yjxsfz.com:昌平区| www.tanglay.net:时尚| www.alphaaidtraining.com:山丹县| www.diaosizz.com:定远县| www.plastic-films.com:翁牛特旗| www.hirdavatciyiz.com:洛南县| www.cuidighlinn.com:凤阳县| www.480378.com:灵武市| www.dechavanne.net:光山县| www.radiocachora.com:米脂县| www.hg38345.com:土默特左旗| www.tryinghardminimalist.com:集安市| www.supermoveme.com:嘉禾县| www.kitagaya.com:海淀区| www.obg1.com:洮南市| www.thelilydrone.com:新余市| www.cymjt.com:凌海市| www.pouyateb.com:襄城县| www.appstoremarketingpro.com:红原县| www.salesqatar.com:阳东县| www.n6858.com:平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