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rt id="awqti"></rt>
  • <source id="awqti"></source>
    <cite id="awqti"></cite>
    <ruby id="awqti"></ruby>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 <cite id="awqti"><span id="awqti"></span></cite>
    <rp id="awqti"></rp>
    <video id="awqti"><nav id="awqti"></nav></video>
  • <rp id="awqti"></rp>

    二 金幣變枯葉(續)

      一道道走廊漆黑一團,大白天也得點燈照明;愛斯梅拉達一直被那些面目猙獰的捕役們押著,爬上爬下走完了幾道梯級,最后被司法宮的捕快們推進了一間陰森可怕的房間。這個房間呈圓形,占據整個高大塔樓的底層。時到如今,舊的巴黎城已被新巴黎的現代高樓大廈淹沒了,這些塔樓還依然高聳入云。那墓穴般的房間沒有窗子,也沒有別的洞口,只有一道入口,低低的,用一扇堅厚無比的鐵門封住。但是,里面燈火通明,厚墻上有個壁爐,烈火熊熊,把墓穴照得明晃晃的;擺在角落里的一支可憐巴巴的蠟燭,相比之下也就暗淡無光了。用來關閉爐口的鐵柵門此時已經吊起。映照著黑黝黝的墻壁,只能看到柵門上一根鐵柵的下端,好象是一排烏黑的牙齒,尖利而間開,整個爐膛看上去就像神話中噴吐火焰的龍口。就著爐口射出來的火光,那女囚看見房間的四周擺列著許多形狀可怕的器具,她不明白那是用來做什么的。房間正中橫著一張皮革墊子,差不多快貼著地面,上面垂著一根帶環扣的皮條,皮條頂端系在一個銅環上,銅環被拱頂石上一頭雕刻的塌鼻怪物咬著。火爐里塞滿大犁鏟。烙鉗。夾鉗,橫七豎八,都在炭火里燒得通紅。爐膛射出來的血紅的亮光,在房間里照著那一堆叫人不寒而栗的東西。
      這個野蠻的場所,居然被輕飄飄地稱之為訊問室。
      那張皮床上沒精打采地坐著法院指定的施刑吏皮埃拉。托特呂。他的兩個隸役是兩個方臉的侏儒,下身圍著粗布條條,腰系皮圍兜,正在撥弄著炭火上的那些鐵器。
      可憐的姑娘曾鼓足勇氣來的,但終究無用。一走進這個房間,不由得魂飛魄散。
      司法宮典吏的捕役們排在一邊,宗教法庭的教士們在另一邊。一套書寫用具和一張桌子。一個書記官,安排在一個角落里。
      雅克。夏爾莫呂老爺滿臉笑容,和顏悅色,走近埃及少女身邊,說:"親愛的孩子,您還否認嗎?"
      "是。"她答道,聲音微弱得差不多聽不見了。
      "既然這樣,"夏爾莫呂又說,"我們只得違背我們的意愿,忍痛對您進行更嚴厲的審訊了……。勞駕您坐到那張床上去……。皮埃拉,給小姐讓位,去把門關上。"
      皮埃拉嘟嘟噥噥站了起來,嘀咕道:"把門一關上,火馬上快滅了。"
      "那好吧,親愛的,就讓門開著。"夏爾莫呂又說。
      此時,愛斯梅拉達仍然站在那兒。那張皮床,多少不幸的人曾在這床上慘遭毒刑,這把她嚇得魂不附體。由于恐懼,她感到非常冰冷,連骨髓都透涼。她站在那兒,六神無主,呆若木雞。夏爾莫呂一示意,兩個隸役一把抓住她,把她拖過去坐在床上。他們并沒有把她弄痛,但這兩個人一碰到她,那皮床一觸到她身上,她頓時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倒流到心臟去了。她茫然地環視了一下房間,仿佛看見所有那些奇形怪狀的刑具全動起來,從四面八方向她走過來,并爬到她身上,咬的咬。掐的掐。她覺得在她有生以來見過的各種器具當中,那些刑一應具全有如蟲鳥類里的蝙蝠。蜈蚣和蜘蛛。   "醫生在什么地方?"夏爾莫呂問道。
      "在這兒。"一個穿黑袍的答道。她原先并沒有發現有這個人。
      她一陣戰栗。
      "小姐,"宗教法庭檢察官用親切的聲調又說,"第三次問您,您對那些指控您的事實還拒不招認嗎?"
      這次,她只有搖頭的力氣,連聲音都沒有了。
      "不招認?"雅克。夏爾莫呂說道,"那么,我深感失望,但我必須履行我的職責。"
      "檢察官先生,先從哪兒開始?"皮埃拉忽然問道。
      夏爾莫呂猶豫了一下,仿佛一個詩人在冥思苦想一個詩韻,眉頭似皺非皺。
      "先用鐵鞋。"他終于說道。
      慘遭橫禍的少女頓時覺得完全拋棄了上帝和世人自己,腦袋一下子耷拉在胸前,宛如一個墮性物體,自身毫無支撐力。
      施刑吏和醫生一起走到她身邊。同時,兩個隸役就在那丑惡不堪的武器庫中翻來翻去。
      聽到那些可怕刑具的相互撞擊的清脆響聲,那可憐的孩子渾身直打哆嗦,如同一只死青蛙通了電似的。她喃喃自語,聲音低微得沒人聽見。"啊,我的弗比斯呀!"接著又像塊大理石,一動不動,了無聲息。見此情景,任何人都會撕心裂肺,唯獨法官的心腸除外,這好象是一個可憐的罪惡靈魂,站在地獄入口那猩紅的小門洞里經受撒旦的拷問。鋸子。轉輪和拷問架,這一大堆可怕的刑具就要把那可憐的肉體死死抓住,劊子手和鐵鉗的魔掌將要對那個人兒簡直是可憐的黍粒肆意作踐;這肉體,這人兒,竟是那個白嫩。溫柔。嬌弱的倩女!這,由世間的司法把它交給慘絕人寰的酷刑磨盤去研成粉末!
      這時候,皮埃拉。托特呂的兩個隸役伸出兩只布滿老繭的粗手,粗暴地一把扒去她的鞋襪,露出那迷人的小腿和腳丫。這腿和腳在巴黎街頭曾經無數次以其美姿使行人嘆為觀止!
      "可惜!"施刑吏打量著如此優雅。如此纖秀的腿和腳,不由得嘟噥著。如果副主教在場,此時此刻,準會想起那具有象征意義的蜘蛛與蒼蠅吧。馬上,不幸的少女透過眼前迷惘的云霧,看見鐵鞋逼近過來;馬上,看見自己的腳被套在鐵板之間,完全被嚇人的刑具蓋住了。這時,恐懼反使她增添了力氣。
      "給我拿掉!"她狂叫著,并且披頭散發直起身來,"饒命呀!"
      話音一落,就向床外縱身一跳,想要撲倒在國王檢察官的腳下,可是她的腳被用橡木和馬蹄鐵做成的一整塊沉重的鐵鞋夾住,一下子栽倒在鐵鞋上,比翅膀上壓著鉛塊的蜜蜂還讓人慘不忍睹。
      夏爾莫呂一揮手,隸役又把她扳倒在了皮床上,兩只肥大的手把從拱頂上垂下來的皮條綁在她的細腰上。
      "最后一次問您,對您所控的犯罪行為,您承認嗎?"夏爾莫呂仍然裝出那副和善的樣子。
      "我冤枉呀!"
      "那么,小姐,對指控您的那些犯罪情狀,您如何解釋呢?"
      "唉!大人!我確確實實不知道。"
      "那您否認啦?"
      "否認一切!"
      "上刑!"夏爾莫呂向皮埃拉說。
      皮埃拉把起重桿的把手一扭動,鐵鞋立刻收緊了,可憐的少女慘叫一聲,這叫聲是人類任何語言都無法描寫的。
      "停!"夏爾莫呂吩咐皮埃拉說,又問埃及少女:"招供嗎?"
      "全招!"可憐的少女叫道,"我招!我招!饒命呀!"
      她面對刑訊,原先并沒有正確估計自己的力量。可憐的孩子,在這之前一向過得快快活活,甜甜蜜蜜,舒舒服服,頭一種苦刑就把她制服了。
      "出于人道,我不得不對您說,"王上檢察官提醒道。"您一招認,您就等死吧。"
      "我巴不得死。"她說道。一說完又癱倒在皮床上,奄奄一息,身子折成兩截,任憑扣在她胸間的皮條把她懸吊著。
      "振作點,美人兒,再稍微熬一下。"皮埃拉把她扶起來,說道。"您那模樣兒,就像掛在布爾戈尼老爺脖子上的金綿羊似的。"
      雅克。夏爾莫呂放聲說:
      "書記官,快記下來。聽著,流浪女,您招認常跟假面鬼。惡鬼。吸血鬼一起參加地獄里的盛宴。群魔會和行妖嗎?趕快回答!"
      "是的。"她應道,聲音低得給喘氣聲蓋過了。
      "您招認見過別西卜為了行妖作法,召集群魔會,讓云端出現那只唯有巫師才能看見的公山羊嗎?"
      "是的。"
      "你承認曾崇奉博福梅的那些頭像,崇奉圣殿騎士團騎士那些窮兇極惡的騎士偶像嗎?"
      "是。"
      "你招認經常與本案有牽連的那個變成一只山羊的魔鬼有來往嗎?"
      "是。"
      "最后,你供認不諱,利用魔鬼和俗稱野僧的鬼魂,在今年3月29日夜里,謀害并暗殺了一位名叫弗比斯。德。夏托佩爾的衛隊長嗎?"
      聽到這個名字,她抬起那雙無神的大眼睛望著法官,沒有抽搐,沒有震動,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機械地答道:"是。"顯然,她心中所有的一切全垮了。
      "記下,書記官。"夏爾莫呂吩咐道,然后又對施刑吏說:"把女犯人放下,再帶去審問。"
      女犯人被脫下那鞋之后,宗教法庭檢察官仔細瞧瞧看她那只痛得還麻木的腳,說道:"得啦!不太痛的。您喊叫得很及時。您興許還可以跳舞的,美人!"
      接著轉向宗教法庭他那幫幫兇說:"到底真相大白了!這真叫人快慰,先生們!這位小姐可以替我們作證,我們剛才的行事,是和氣得不能再和氣了。"

    返回目錄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vr快艇 www.taki100.net:涟水县| www.favepet.com:长乐市| www.xpflw.cn:阿城市| www.trading-index.com:呼伦贝尔市| www.yirongjie.com:芮城县| www.spjjs.com:贞丰县| www.jackshomeservices.com:镇原县| www.cdxufeng.com:屏山县| www.hu31.com:铁岭市| www.glass-suppliers.com:西丰县| www.r7767.com:乌苏市| www.ifixart.com:射洪县| www.dvsgfx.com:海林市| www.smartmobilelab.com:南华县| www.bobrussellequip.com:永济市| www.ycjzsy.com:讷河市| www.rudrayogacentre.com:尉氏县| www.kingbcw.com:绵竹市| www.vsdtv.com:应城市| www.chinazstv.com:长阳| www.gwmak.com:永福县| www.zhengdayy.com:徐闻县| www.logicuz.com:盘山县| www.pj88891.com:榆林市| www.faplo.com:玛纳斯县| www.wldzdp.com:琼结县| www.treasuredspotbookreviews.com:景谷| www.lalshahbaz.com:汶川县| www.fifth-wheels.com:兖州市| www.nesemancreative.com:尤溪县| www.eguaji.com:美姑县| www.sonleyglove.com:苏尼特左旗| www.trekbulls.com:五家渠市| www.mastersengenharia.com:淮滨县| www.justintoy.com:天峨县| www.yh14777.com:遂溪县| www.zgkzjz.com:紫金县| www.69k96.com:修武县| www.mrhealy.com:娱乐| www.wapgdp.com:贵阳市| www.jslhsx.com:许昌县| www.fedormatsko.com:进贤县| www.wed-direct.com:阿拉善右旗| www.szjlufe.org:中宁县| www.sadosanmakina.com:钟山县| www.mariahturkiye.net:高唐县| www.mescoindia.com:大名县| www.180xu.com:黑水县| www.wgylj.cn:观塘区| www.fomrf.org:临沭县| www.birlacitywaterpark.com:滦平县| www.akpartiguzelbahce.com:青神县| www.newoxfordbotanical.com:依兰县| www.createhealthyhome.com:峨眉山市| www.lidande.com:子长县| www.agenciaaccords.com:彰武县| www.techidana.com:鄂尔多斯市| www.tj-mro.com:新邵县| www.cssmuseum.com:丹凤县| www.julie-lavergne.com:兴和县| www.aganinsuranceagency.com:漳平市| www.offthechartslive.com:赤壁市| www.sunmastering.com:金沙县| www.yadayang.com:东阿县| www.yczygl.com:黑龙江省| www.arkinserdigitaldesigns.com:上杭县| www.braedenarnold.com:偏关县| www.gcyy-120.com:江津市| www.ziti1.com:永新县| www.ledwallwasher.org:资讯| www.awakenhaven.com:嵊泗县| www.cbrpw.cn:阿坝| www.georgepappasltd.com:乐平市| www.altinfircareklam.com:灵石县| www.mfhhl.com:南岸区| www.stranded-deep.net:读书| www.tomandsuzie.com:栾城县| www.truckfines.com:河间市| www.cesnievyemekleri.com:阿城市| www.xafkyy120.com:金湖县| www.casaladerapv.com:上高县| www.sap-rope.com:吴川市| www.gamehostingreview.com:汝州市| www.wwwe6688.com:北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