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rt id="awqti"></rt>
  • <source id="awqti"></source>
    <cite id="awqti"></cite>
    <ruby id="awqti"></ruby>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 <cite id="awqti"><span id="awqti"></span></cite>
    <rp id="awqti"></rp>
    <video id="awqti"><nav id="awqti"></nav></video>
  • <rp id="awqti"></rp>

    下卷 第二十三章 教士,樹林,自由

      那個莊重的人繼續發言,看得出,他熟悉情況;他的雄辯溫和而有節制,于連非常喜歡,他陳述了下列重大事實:
      “一,英國沒有一個基尼可以幫助我們;經濟和休漠在那里大為風行。甚至那些圣人也不會給我們錢,布魯漢姆先生將嘲笑我們。
      “二,沒有英國的黃金,就不能讓歐洲那些國王打兩個戰役;而兩個戰役還不足以對付小資產階級。
      “三,有必要在法國建立一個武裝的政黨,舍此歐洲的王政原則連這兩個戰役也不敢打。
      “第四點是顯而易見的,我斗膽向你們提出:
      “沒有教士,就不可能在法國建立—個武裝的政黨。我敢于向你們提出,因為我將向你們證明,先生們。應該將一切給予教士。
      “一,因為他們忙于事務,不分晝夜,指導他們的人能力極強,遠離風暴,距你們的邊界三百里之遙……”
      “啊!羅馬,羅馬!”房主人叫起來……
      “是的,先生,羅馬!”紅衣主教自豪地說。“不管你們年輕時流行過什么巧妙的笑話,我在一八三0年要大聲說,只有羅馬指導下的教士能對老百姓講話。
      “五萬名教士在頭頭們指定的日子里重復同樣的話,而老百姓呢,說到底畢竟是他們提供士兵,比起世界上所有的歪詩來,他們更容易被教士的聲音打動……(這種人身攻擊引起了一陣嘰嘰喳喳的議論。)
      “教士的才能高于你們的才能,”紅衣主教提高了嗓音,“為了這個主要目標,即在法國建立武裝政黨,你們做過的,我們都做過了。”這里他列舉事實……“誰把八萬條槍送往旺岱……等等,等等。
      “教士沒有樹林,就一事無成。一打仗,財政部長就給辦事的人寫信,通知他除了給本堂神甫的錢之外,別的錢一概沒有。其實,法國不信教。它喜歡的是戰爭。誰讓它打仗,誰就倍受歡迎,因為,用老百姓的話說,打仗就是讓耶穌會士挨餓,打仗就是讓法國人這驕傲的怪物擺脫外國干涉的威脅。”
      紅衣主教的話大受歡迎……“應該讓德·奈瓦爾先生離開內閣,”他說,“他的名字實為無謂的刺激。”
      聽見這句話,所有的人都站起來了,七嘴八舌地嚷嚷。“又該讓我走了,”于連想,然而連謹慎的主席本人都已忘了于連的在場甚至存在了。
      所有的眼睛都在找一個人,于連認出來了,那是內閣總理德·奈瓦爾先生,于連在德·雷斯公爵的舞會上見過。
      —片混亂,如同報紙談到議會時所說。過了整整一刻鐘,才稍許靜了下來。
      這時,德·奈瓦爾先生站起來,一副使徒的腔調:
      “我絕不向你們保證,”他怪里怪氣地說,“說我不戀棧。
      “事實向我證明,先生們,我的名字使許多溫和派反對我們,從而加強了雅各賓黨人的力量。因此,我樂意引退,然而天主的道路只有少數人才看得見,”他又補充說,兩眼盯著紅衣主教,“我負有使命,上天對我說:你將把你的頭送上絞架,或者你將在法國恢復王政,將議會兩院削弱至路易十五治下的最高法院的程度。而這件事,先生們,我將去做。”
      他不說了,坐下,一片肅靜。
      “真是一個好演員,”于連想。他又錯了,總是把人想得太聰明。德·奈瓦爾先生受到一夜如此熱烈的辯論、尤其是討論的誠懇態度的激勵,此刻對他的使命深信不疑。此人勇氣可嘉,但沒有頭腦。
      在緊跟著“我將去做”這句豪語而來的一片肅靜中,午夜的鐘聲響了。于連覺得時鐘的聲音中有一種莊嚴而陰郁的東西。他被打動了。
      討論很快重新開始,越來越活躍,尤其那股天真勁兒簡直令人難以置信。“這些人會讓人毒死我的,”于連有時候想,“怎么能在一個平民面前說這些東西?”
      兩點的鐘聲響了,他們還在說。房主人早已睡著;德·拉莫爾先生不得不搖鈴叫人來換蠟燭。總理德·奈瓦爾一點三刻離去,沒少從他身邊的鏡子里研究于連的相貌。他的離去似乎讓所有的人都感到自在。
      在換蠟燭的時候,背心先生低聲對旁邊的人說:“天知道這個人要對國王說什么!他可能說我們很可笑,毀掉我們的未來。“應該承認,他上這兒來,真是少有的自負,甚至厚顏無恥。他組閣以前常到這兒來,但是總理職位到手,什么就都變了,個人的興趣也蕩然無存,他應該感覺到這一點。”
      總理剛出去。波拿巴的將軍就閉上了眼睛。這時,他談他的健康,他負的傷,看了看表,走了。
      “我敢打賭,”背心先生說,“將軍去追總理了,跟他道歉,說他不該到這兒來,并且聲稱他領導我們。”
      半睡的仆人換完了蠟燭。
      “我們磋商吧,先生們,”主席說,“不要再試圖你說服我,我說服你了。考慮考慮記錄的內容吧,四十八小時之后我們外面的朋友就要讀到了。剛才談到各部長。現在,德·奈瓦爾先生已經離開我們,我們可以這樣說了,那些部長與我們有什么相干?他們將來還是要聽我們的。”
      紅衣主教狡黠地笑笑,表示同意。
      “我覺得,最容易的是概括我們的立場,”年輕的阿格德主教說,強壓住一股由最激昂的狂熱凝聚而成的烈火。他一直保持沉默,于連注意到他的眼睛從討論一個鐘頭以后,就由溫和平靜一變而為烈焰飛騰。現在他的心靈簡直如維蘇威火山熔巖一樣噴涌四溢了。
      “從一八0四年到一八一四年,英國只犯了一個錯誤,”他說,“那就是沒有對拿破侖采取直接的、個人的行動。這個人封公爵、內侍,重建帝位,至此,天主賦與他的使命已經完成;他除了被獻作祭品之外,別無它用。《圣經》中不止一處教導我們如何消滅暴君。(接下來是好幾段拉丁文引文。)
      “今天,先生們,要獻作祭品的不是一個人,而是整個巴黎。全法國都在模仿巴黎。在每個省武裝你們那五百人有什么用?這是一件冒險的事情,而且沒完沒了。何必要把法國和巴黎自己的事情攪在一起呢?巴黎自己用它的報紙、它的客廳制造災禍;讓這個新巴比倫毀滅吧。
      “在祭壇和巴黎之間,應該有個了結了。這場災難甚至與王座的利益有關。為什么巴黎在波拿巴統治下竟大氣也不敢出呢?去問問圣羅克大炮吧……”
      直到凌晨三點鐘,于連才跟德·拉莫爾先生離開。
      侯爵感到羞恥,疲倦。他在跟于連說話的時候,生平第一次口氣中有了懇求的味道。他要求于連保證絕不把他剛才碰巧見到的過分的狂熱,這是他的原話,泄露出去。“不要告訴我們國外的朋友,除非他真地堅持要知道我們的這些年輕瘋子的情況。政府被推翻關他們什么事?他們會當上紅衣主教,躲到羅馬去。我們呢,我們將在古堡里被農民殺死。”
      于連做的會議記錄長達二十六頁,侯爵據此寫成秘密記錄,到四點三刻才完成。
      “我累得要命,”侯爵說,“從這份記錄的結尾部分缺乏明晰性就可以后出來;我一生做過的事情中,這一件最讓我不滿意了。好吧,我的朋友,”他補充說,“去休息幾個鐘頭吧,為了防止有人劫持您,我把您鎖在房間里。”
      第二天,侯爵把于連帶到一座離巴黎相當遠的、孤零零的古堡里。那里面住著一些奇怪的人,于連認為是教士。他們給了他一本護照,用的是假名,但終于寫明了旅行的真正目的地,其實他一直是假裝不知道。他孤身一人登上一輛敞篷四輪馬車。
      侯爵對于連的記憶力毫不擔心,那份秘密記錄他已當面背過好幾次,不過他擔心的是于連被中途堵截。
      “要特別注意,只可有出門旅行消磨時間的花花公子模樣,”他在于連離開客廳時親切地說,“在我們昨天的會議上,可能不止有一個假伙伴。”
      旅行迅速而凄涼。于連一離開侯爵,就把秘密記錄和使命忘了,一心只想著瑪蒂爾德的鄙視。
      在過了麥茨幾法里的一個村子里,驛站長來對他說沒有馬。已經是晚上個點鐘,于連很生氣,讓人準備晚餐。他在門前留達,趁人不注意,慢慢地步過馬廄的院子,果然沒有馬。
      “不過那個人的神情很怪,”于連心想,“他那雙粗魯的眼睛老是打量我。”
      正如人們所看到的,他已經開始不相信他們對他說的話了,他考慮晚飯后溜走,為了了解一點當地的情況,他離開房間到廚房去烤火。真是喜出望外,他在那兒碰上了著名歌唱家熱羅尼莫先生!
      那不勒斯人坐在他讓人搬到爐火前的一張扶手椅上,高聲嘆息,一個人說的話比張口結舌地圍著他的那二十個德國農民還要多。
      “這些人可把我毀了,”他朝于連嚷道,“我說好明天去美因茲演唱的。有七位君主趕去聽我唱歌。我們還是出去進口氣吧,”他意味深長地說。
      他們在大路上走了百來步,說話不會被人聽見了。
      “您知道他搞的什么名堂嗎?”他對于連說,“這個驛站長是個騙子,我在溜達的時候給了一個小頑童二十個蘇,他什么都跟我說了。在村子另一頭的馬廄里有不下十二匹馬。他們想拖住一個信使。”
      “真的嗎?”于連裝傻。
      發現了騙局還不算完,還得離開此地,這熱羅尼莫和他的朋友可就辦不到了,“等到天亮吧,”最后,歌唱家說,“他們懷疑我們了。他們要找的大概是您或者我。明天早晨我們要一份豐盛的早餐;在他們準備的時候,我們出去散步,趁機溜走;我們租兩匹馬,趕到下一個驛站。”·
      “那您的行李呢?”于連說,他想也許熱羅尼莫本人就是被派來攔截他的。該吃晚飯了,睡覺了。于連還在睡頭一覺,突然被兩個人說話的聲音驚醒,他們倒不大顧忌什么。
      于連認出了驛站長,提著一盞暗燈,燈光照向旅行箱,那是于連讓人搬進房里的,驛站長身旁有一個人,正不慌不忙的翻箱子。于連只能看出那人衣服的袖子,黑色,很緊。
      “是一件道袍,”他心想,輕輕地握住了放在枕下的兩把小手槍。
      “不用擔心,他不會醒,本堂神甫先生,”驛站長說。“給他們喝的酒是您親自準備的。”
      “我連文件的影子都沒找到,”本堂神甫說,“內衣、香水、發蠟、亂七八糟的小東西倒不少;這是個尋歡作樂的當代青年。密使大概是另一個,他裝作說話有意大利口音。”
      這兩個人走近于連,在他的旅行裝的口袋里搜尋,他真想把他們當小偷打死。絕不會有什么危險的后果。他真想……“那我可就成了個傻瓜了,”他心想,“我會壞了大事。”教士把他的衣服搜查完,說:“不是一個外交家,”他走了,幸虧走了。
      “如果他到床上動我,讓他倒霉!”于連心想,“他可能過來用匕首刺我,我豈能容他這么干。”
      本堂神甫轉過頭,于連半睜開眼睛,這一驚不小!原來是卡斯塔奈德神甫!其實,盡管那兩個人想低聲說話,他一開始就覺得一個聲音很熟。于連突然被一種強烈的欲望攫住,正想把一個最卑鄙的流氓從大地上清除掉……
      “那我的使命呢!”他心想。
      本堂神甫和他的同伙出去了。一刻鐘以后,于連假裝醒了。他叫人,把整座房子里的人都吵醒了。
      “我中毒了,”他喊道,“我難受的要命!”他要有個借口去救熱羅尼莫。他發現熱羅尼尊已被酒里的阿片酊麻醉,處于半窒息狀態。
      于連早就擔心此類玩笑,晚飯時喝的是從巴黎帶來的巧克力。他沒有能把熱羅尼莫完全叫醒,勸不動他下決心離開。
      “就是把整個那不勒斯王國給我,”歌唱家說,“我此刻也不會放棄睡覺的快樂。”
      “那七位君主呢?”
      “讓他們等著。”
      于連一個人走了,再沒有出什么事,就到了那位大人物的住處。他花了一個上午求見,沒有成功。也巧,快到四點鐘時,公爵想透透氣。于連看見他步行出來,毫不猶豫地走上前去,請求施舍。離大人物兩步遠的時候,他掏出德·拉莫爾侯爵的表,有意讓他看見。“遠遠地跟著我,”那人對他說,并不看他。
      走了四分之一法里,公爵突然進了一家小咖啡館。在這個最下等的客棧的一個房間里,于連榮幸地把那四頁東西背給公爵聽。背過一遍,那人對他說:“再背一遍,慢—些。”
      親王做了記錄。“步行到鄰近的驛站。把您的行李和馬車丟在這里,盡可能到斯特拉斯堡去,本月二十二日(當天是十日)中午十二點半到這個咖啡館來。半個鐘頭以后再出去。別說話!”
      于連聽見的就是這么幾句話。這幾句話已經足以讓他佩服得五體投地了。“處理大事就是這樣啊,”他想,“這位大政治家如果聽見三天前那些狂熱的饒舌者說的話,該怎么說呢?”
      于連用了兩天工夫才到了斯特拉斯堡,他覺得去那幾無事可做,就繞了個大彎子。“如果卡斯塔奈德這鬼神甫認出我來,他可不是輕易失去我的蹤跡的那種人……要是能嘲弄我,讓我的使命失敗,他該多高興啊!”
      卡斯塔奈德神甫幸好沒認出他,他是圣會在整個北部邊境上秘密警察的頭目。斯特拉斯堡的耶穌會士雖然很熱心,卻根本想不到監視于連。于連佩戴十字勛章,穿著藍色的常禮服,儼然一位一門心思修飾自己的年輕軍宮。

    返回目錄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vr快艇 www.faprobot.com:当阳市| www.acdnq.com:沙田区| www.0757xj.com:宜川县| www.accountingspecialist.net:马山县| www.myoldagehome.com:左云县| www.donyahost.com:阿勒泰市| www.pure-gen.com:通榆县| www.zn577.com:广西| www.appleidd.com:封开县| www.rssjw.com:屏边| www.thesokolcompany.com:黔西县| www.h6586.com:营口市| www.fam-love.com:鹤庆县| www.crystallinegm.com:阿拉善盟| www.lumicphoto.com:中江县| www.tvhmoob.com:南木林县| www.rdknw.cn:阿拉尔市| www.calentopia.com:日照市| www.3qrsw.com:获嘉县| www.yuanrongxing.com:荣昌县| www.eslglobal.org:锦屏县| www.hnprn.cn:中江县| www.kootenaylodge.com:石嘴山市| www.mh1819.com:临澧县| www.bahqb.cn:缙云县| www.channel369.com:洪洞县| www.brillonenbarrois.org:民丰县| www.maizuyupen.com:德兴市| www.cs98ktv.com:博湖县| www.desmohio.com:彭泽县| www.hibibhoora.com:瓮安县| www.bestkitchenkniveslist.com:襄城县| www.weifangbt.com:浙江省| www.wynnwords.com:阳朔县| www.tlhsny.com:同德县| www.shnanxiang.com:山西省| www.nightsailer.com:都江堰市| www.cp5337.com:兰州市| www.ipadwallpaperhd.com:永城市| www.suryamenterprises.com:额敏县| www.helioshs.com:塔城市| www.balchdercymru.com:德令哈市| www.shnanxiang.com:泾川县| www.mwakazi.com:金秀| www.the-kish.com:自治县| www.ffdan.com:遂平县| www.deeblick.com:丰镇市| www.proje8551.com:靖远县| www.dominatanja.com:周口市| www.dchsci.com:紫阳县| www.jonandlaurenwedding.com:威信县| www.syhdm.com:宁都县| www.brandshoesbar.com:阜康市| www.cyber-sst.com:通城县| www.liuxiaozhou.com:台安县| www.encore-codastore.com:福泉市| www.pinkycandylens.com:陵川县| www.creantik.com:定襄县| www.flying-nerd.com:柳河县| www.xiaoluwu.com:乌拉特前旗| www.yt9168.com:沅江市| www.d5828.com:福贡县| www.stirling-residences-home.com:阜阳市| www.xx4y.com:高邮市| www.044m.com:北安市| www.payapal-biz.com:绍兴市| www.sxsz.org:精河县| www.sdgfgj.com:凌云县| www.gzmaituo.com:吴川市| www.politicallyscrewed.com:延长县| www.cloudhostingcity.com:东兴市| www.xiutyj.com:阿瓦提县| www.loan-guider.com:江北区| www.inretrospectweb.com:内黄县| www.szmm120.com:富宁县| www.moanabbqonline.com:竹山县| www.jslhsx.com:甘孜县| www.qizhenguo.com:甘谷县| www.arkinserdigitaldesigns.com:兴宁市| www.repingou.com:三台县| www.g7552.com:克拉玛依市| www.voilayl.com:游戏| www.obatviagraasli.com:介休市| www.shopjasonmarkk.com:霸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