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rt id="awqti"></rt>
  • <source id="awqti"></source>
    <cite id="awqti"></cite>
    <ruby id="awqti"></ruby>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 <cite id="awqti"><span id="awqti"></span></cite>
    <rp id="awqti"></rp>
    <video id="awqti"><nav id="awqti"></nav></video>
  • <rp id="awqti"></rp>

    第11節

      自此以后,母親變得堅強起來,理直氣壯在家里走來走去。而姥爺好像萎縮了,成天心事重重,不言不語的,與平常迥異。
      他幾乎不再出門去了,一個人呆在頂樓上讀書。
      他讀的是一本神秘的書:《我父親的筆記》。
      這本書藏在一個上了鎖的箱子里,每次取出來以前,姥爺都要先洗手。
      這本書很厚,封面是棕黃色的,扉頁上有一行花體題詞:
      獻給尊敬的華西里·卡什林衷心地感激您下面的簽名字體非常奇怪,最后一個字母像一只飛鳥。
      姥爺小心翼翼地打開書,戴上眼鏡,端說著題詞。
      我問過他好幾次:
      “這是什么書?”
      他總是嚴肅地說:
      “你不需要知道!”
      “等我死了,會贈給你的,還有我的貉絨皮衣。”
      他和母親說話時,態度溫和多了。說話也少了。
      他總是專注地聽完她說話以后,一揮手,說:
      “好吧,好吧,你愛怎么著就怎么著吧……”
      姥爺把一個箱子搬到了母親屋子里,把里面各種各樣的衣服手飾擺到桌椅上。
      有挑花的裙子、緞子背心、綢子長衫、頭飾、寶石、項鏈……姥爺說:
      “我們年輕的時候,那好衣服多了!特別闊!
      “唉,好時候一去不返嘍!
      “來,你穿上試一試……母親拿了幾件衣服去了另一個房間,回來時穿上了青色的袍子,戴著珍珠小帽,向姥爺鞠了個躬,問:
      “好看嗎?爸爸?”
      不知怎么回事兒,姥爺精神好像為之一振,張看手繞著她轉了個圈兒,做夢似地說:
      “啊,瓦爾瓦拉,如果你有了大錢,如果你身邊的都是些好人……”
      母親現在住在前屋。常有客人出入,常來的有馬克西莫夫兄弟。
      一個叫彼德,是個身材高大的軍官,那次我吐了老貴族一口挨揍時,他就在場。
      另一個叫耶甫蓋尼,個子也很高,眼睛特別大,像兩個大李子。他慣常的動作是一甩長發,而帶微笑地用低沉的聲音講話。
      他的開場白,永遠是:
      “您知道我的想法……”
      母親冷笑著打斷他的話:
      “你還是個小孩子,耶蓋尼·華西里耶維奇……”
      軍官拍著自己的膝蓋爭辯:
      “我?我可不是孩子了……”
      圣誕節過得非常熱鬧,母親那里一天到晚高朋滿坐,他們都穿著華麗的服裝。
      母親也打扮了起來,常常和客人們一起出去。
      她一走,家里頓時沉寂了下來,有一種令人不邊的寂寞感覺。
      姥姥在各個屋子里轉來轉去,不停地收拾東西,姥爺靠著爐子,自言自語地說:
      “好啊,好……咱們看看吧,咱們走著瞧吧……圣誕節以后,母親送我和米哈伊爾舅舅的薩沙進了學校。
      舅舅又結了婚,繼母把薩沙趕出了家門。在姥姥的堅持下,姥爺只好讓他進了這個家。
      上學似乎很無聊。一個月,只教了兩條:第一,別人問你姓什么,你不能說:
      “別什可夫!”
      而要說:
      “我姓別什可夫!”
      還有,就是不能對老師說:
      “小子,我不怕你……”
      我們厭煩了。
      有一天,走到半路,薩沙細心地把書包埋到了雪里,走了。
      可我還是一個人走到了學校,我不想惹母親生氣。
      三天以后,薩沙逃學的事家里知道了。
      姥爺審問他:
      “為什么逃學?”
      薩沙不慌不忙地回答:
      “忘了學校在哪兒了!”
      “啊,忘了?”
      “是的,找了半天……”
      “那你跟著阿列克塞走啊!”
      “我把他給丟了?”
      “什么,把他丟了?”
      “是。”
      “怎么丟的?”
      薩沙頓了頓,說:
      “有大風雪,什么也看不見了。”
      大家一起笑了。薩沙也小心地跟著笑了笑。
      姥爺嘲弄地問:
      “你怎么不拉著他的手?”
      “我是拉著的,可風給吹開了!”
      在動劫難逃,我們倆挨了一頓揍,又給我們雇了一個專門護送上學的小老頭。
      可這也沒用,第二天,走到半路,薩沙突然脫了鞋,一只扔向一個方向,然后穿著襪子跑了。
      小老頭大叫一聲,忙去撿鞋,爾后無奈地領著我回家了。
      全家人一起出動,到晚上才在一個灑館里找到正在跳舞的薩沙。
      大家都很沉默,也沒打他。他悄悄地對我說:
      “父親、后娘、姥爺、誰也不疼我,跟他們在一起實在沒法活了!”
      “我找奶奶問問強盜在哪里,咱們投奔他們去吧,怎么樣?”
      我不想和他一起跑,我那時的理想是作一個留著淺色大胡子的軍官,而這個理想的實現,需要我現在上學。
      薩沙說:
      “也好,將來,你是軍官,我是強盜頭了,咱們倆就打了起來,誰勝誰負還難定呢!
      “不過,我不會殺死你的!”
      我們就這么定了。
      姥姥進來,看了看我們說:
      “唉,怎么樣啊?我的小可憐們,一對碎磚爛瓦!”
      爾后,她開始大罵薩沙的后媽,又順便講了個故事:聰明的隱干約那年青的時候,和他的繼母請求神來斷他們的官司;約那的父親是烏格里奇人,是白湖上的漁夫——
      妻子要殺夫,
      灌酒又灌藥。
      昏睡的丈夫,
      被扔進了橡木船,
      好像進了棺材。
      妻子拿起槳,
      劃到湖中央。
      漆黑的深淵里,
      她要干傷天害理的勾當。
      用力一按船幫,
      小船翻身底向了上。
      丈夫沉入水底,
      她匆忙游回岸上。
      疲憊地躺在地上,
      她哀號,她哭泣,
      假裝無以復加的悲傷。
      善良的人們相信了她,
      和她一起悲傷:
      “噢,可憐的寡婦!
      不幸降臨在你的頭上;
      命運是上帝的安排,
      死亡也是命定的,不可更改。”
      只有繼子約努什柯,
      不相信后眼淚。
      他把手放在她心口上,
      說起話來不慌不忙:
      “啊,我的災難之星,
      我的后娘,
      卑鄙的黑夜之鳥,
      眼淚騙不了知情的我:
      你的心因快樂而狂跳!
      問上帝,
      問神靈,
      哪位拿出鋼刀,
      拋向圣潔的天空,
      真理屬于我,就殺死你,
      真理屬于你,鋼刀就落在我身上!”
      后母怒目相向,
      噴出惡毒的光,
      挺起身來,她申斥約那聲朗朗:
      “你這個畜生,
      你這個不足月的孽障,
      怎么會有這種奇想?”
      大家聽著看著,
      感覺出必有文章。
      人人暗自思想,
      交頭接耳一個勁兒商量。
      最后,一個老漁夫跨出人群,
      鞠個躬,
      宣布大家的決定:
      “請把鋼刀,
      放在我的右手上,
      我拋刀上天,
      它會落在某個人的身上!”
      他握刀在手,
      拋向天空!
      左等右等,
      刀未下落。
      大家一聲不響,
      脫帽在空遙望。
      早霞紅艷艷,
      還是不見刀光!
      后母冷冷地笑,
      九影恰在此時直落塵埃,
      穿透了她的心臟!
      善良的人們一起下跪,
      禱告靈驗上帝:
      “偉大的主啊,感謝你主持公道!”
      老漁夫拉起約努什柯的手,
      領他去了遠方
      遠方的修道院在凱爾仁查河畔,
      緊挨著看不見的基杰查城……
      早晨醒來時,我身上都是紅點,出天花了。
      人們把我綁在頂樓上,我做了許多怪夢,有個惡夢差點要了我的命。
      只有姥姥來喂我飯吃,像喂小孩似的。她給我進了很多新童話。
      在我基本快好了的時侯,就不被捆在床上了。只手上還纏著繃帶,這是為了防止我抓臉。
      有天晚上,姥姥比平常來得要晚,這使我有點驚慌。
      突然,我發現她躺在臺階上,臉向上,脖子上流著血,有一只綠眼睛的貓正一步步向她逼近。
      我沖開窗戶,跳了下去,躺在雪地上,很久很久沒有人發現我。
      我的兩條腿失去了知覺,在床上躺了三個月。
      無數個風雪之夜,憂郁的風聲吹得煙囪嗚嗚咽咽,烏鴉長嗚,半夜狼嚎,在這種音樂的伴奏下,我的身心都在成長。
      膽怯的春天,小心翼翼地從窗外來到了我身邊,貓兒開始歌唱,冰柱斷裂,融雪成水,嘀嗒有聲,馬車鈴聲也比冬天多了。
      姥姥還是常常來,越到后來她身上的酒味兒越重,再到后來她總是帶一只大白壺來藏到我的床底下。
      “親愛的,別告訴你姥爺那個老家伙!”
      “你,為什么喝酒?”
      “這個你不用多問,長大了你就明白了……”
      她吸了一口酒,甜蜜地說:
      “噢,我的小寶貝兒,昨天咱們講什么來?”
      “講到什么地方了”
      就這樣我們又開始了一天的話題。
      關于我父親,是她主動講的。那一天,她沒喝酒,疲憊地說:
      “我夢見了你的父親,好像看見他走在曠野里,手拿一根核桃木的棍子,吹著口哨,后面跟著一條花狗……”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夢見他,他的靈魂還在四處飄泊……”
      她講了好幾個晚上父親的故事。
      我爺爺是個軍官因為虐待部下而被流放西伯得亞。
      我的父親就是在西伯得亞出生的,從小就生活得很苦,經常從家里跑出來,爺爺抓住他,經常揍他……“小孩總得挨打嗎?”
      我問。
      “當然。”
      我奶奶很早就死了,父親9歲那年,爺爺也死了。
      爺親自此開始了流浪,在市場上給瞎子帶路,16歲那年到了尼日尼。20歲上成為一個好木匠。
      他做工的作坊在柯瓦里赫,與姥爺的房子相鄰。
      “圍墻不高人膽大”,姥姥笑著說。“有一回我和瓦莉婭在花園里采紅子,你父親從墻外跳了進來,他不求婚了!
      “我問:‘年青人,為什么跳墻?’“他跪下說:‘阿庫琳娜·伊凡諾芙娜,我的身體與靈魂都在你面前,瓦莉婭也在這兒,請幫幫我們吧,在上帝名義下,我們要結婚!’“我呆住了。回頭一看你母親,面孔漲紅,躲到了蘋果樹后面,正給他打手勢呢!
      “‘好啊,你們倒想得好!瓦爾瓦拉,你瘋了?年青人,你配摘這枝花嗎?’“那時候,你姥爺還是個闊佬,兒子們還沒有分家,聲名顯赫,頗為驕傲。
      “你父親說:‘我知道華西里·華西里子規章不會那么痛快地把瓦莉婭嫁給我的,所以,我要偷偷地娶她,現在就求你幫助了!’“我給了他一巴掌,他閃都不閃,說:‘就是你用石頭砸,我也要求你幫忙!”
      “這個時候,瓦爾瓦走了過去,把手搭在也的戶膀上,說:
      ‘我們早在5月就結婚了,我們現在只是要舉行婚禮罷了。’“我的天爺,我一聽,差點暈了過去!”
      姥姥笑了起來,爾后又聞了聞鼻煙,擦了擦眼淚,嘆了口氣接著說:
      “你還不知道什么是結婚,什么是婚禮,不過你要知道,一個姑娘沒有舉行婚禮就生了孩子,那可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
      “你長大了,可別做這種孽啊!你要善待女人,要可憐女人,要真心實意地愛她們,不要只圖一時的快樂,這是我的金玉良言!”
      她在椅子里陷入沉思,猛地一震,才又講了起來:
      “沒辦法,我問他:‘你有錢嗎?’他說:‘有,我還給瓦莉婭買了戒指呢。我有100盧布!’“你母親說:‘我把戒指藏在了地板下面,可以拿出來賣掉!’“唉,傻孩子們啊!最后商量定了,再過一星期就舉行婚禮。
      “我心驚膽戰的,生怕你姥爺知道了。壞事就壞在你姥爺的一個仇人身上,那家伙暗中監視,早把一切都弄清楚了。
      “婚禮那天,這個家伙說:‘給我50盧布,萬事大吉!’我氣壞了,告訴他我沒有錢,他一轉身就向你姥爺報告了!”
      她閉上眼睛微微笑著,說:
      “你姥爺當時簡直成了一頭發了瘋的野獸!他以前可是常說要把瓦爾瓦拉嫁給貴族,嫁給老爺!
      “他把你兩個舅舅叫出來,拿上火槍,縱馬去追!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瓦爾瓦拉的守護神提醒了我,我拿來一把刀子把車轅的皮帶割開一個口了。
      “在路上,翻了車,差點把他們砸死!等他們趕到教堂,婚禮已結束,瓦莉婭和馬克辛站在教堂門口,上帝萬歲!
      “他們一擁而上要揍馬克辛,可馬克辛力大無比,把米哈伊爾扔出去好遠,摔斷了胳膊,別人都不敢再動了。
      “他說:‘扔掉你們手中的家伙吧,我是個老實人,一切都是上帝賜予我的,不準任何人奪走,我也不會多要我份外的任何一點東西!’“你姥爺臨走時說:‘瓦爾瓦拉,永別了,你不是我的女兒,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回家以后,他不停地打我,我一句話也不說,反正生米已經煮成熟飯!
      “最后他也沒辦法了,叫我不許再認女兒,我心想,怨恨是冰,見熱就化!”
      這和姥爺所講的出入很大,他說母親的婚禮是公開的,他也參加了。
      究竟哪個更真實,我不想追究,只覺得姥姥講得美,更讓我喜歡。
      那講故事時,身子晃來晃去,好像坐在船上。講到什么可悲可吧的事時,她會伸出一只手去,好像要在空中擋住什么東西似的。
      她有一種盲人似的、對一切都容忍的善良,這一點深深地打動了我。
      “開始我還不知道他們住在哪兒,后業有人偷偷地給我送了信兒。我去看他們,他們住在一個大雜院里,像一對快樂的小貓!
      “我給他們帶了茶、糖、雜糧、果醬、面粉、干蘑菇和錢,錢是從你姥爺那兒偷來的。只要不是為了自己,偷是可以的!
      “開始他們不要,我數落了他們一頓:‘一對兒大傻瓜,我是什么人?親娘、丈母娘!親娘在地上受氣,圣母就在天上痛哭。’“這回他們接受了。那是在圣日,就是大齋基的最后一個禮拜日。
      “你父親站在你姥爺對面,比他高一頭,‘看在上帝的份兒上,華西里·華西里耶維奇,不要以為我是來向你要嫁妝的,我是來向我妻子的父親請安的。’“老頭子高興極了,執意要他們搬回來住,他們不搬到了花園里的一間小屋里,你就是在那兒出生的!
      “唉,我非常喜歡你父親,他也愛我,有時候他抱起我來滿屋子轉,說:‘你是我的親生母親,我愛你勝似愛瓦父瓦拉!’瓦爾瓦拉可不干了,追打嬉鬧起來……”
      “你的兩個舅舅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他們。報復他們的方式很特別:那是一個特別冷的冬天,曠野里的狼往城里跑,吃人吃性口,鬧得人心惶惶的!
      “你父親每天夜里都拿著著槍出去,每次都拖回一兩保健狼來。剝了狼皮,安上玻璃眼珠,跟活狼一樣!
      “有一天,米哈伊爾去解手,忽然他毛發聳立著跑了回來,褲子也掉了,還摔了一跤,耳語似地說:‘狼!’“大家沖了出去,果然看見一只狼,一陣亂打亂射,可那狼不躲不閃,一點不在乎!仔細一看,假的!當時,你姥爺可惱透了馬克辛了!
      “你的兩個舅舅制定了一個惡毒的復仇計劃,那是剛入冬的一天,他們拉著馬克辛去滑冰,一下子就把他推了下去……”
      “舅舅們為什么這么狠?”
      “他們不是狠心,而是愚蠢!他們把馬克辛推進冰窟里,又砸又跺,可是沒持續多長時間,就走了。時間長了,你父親就完了。
      “你父親爬出來,被警察發現了,送回了家,你父親說自己喝醉了掉了進去,人家不信,說你父親身上一點酒味也沒有!
      “還好,那警察是個好好先生,警告我們看好米哈伊爾和雅可夫就走了。
      “剩下我們娘兒仨的時候,馬克辛哭了,我也哭了,你母親坐在那兒發呆……”
      “你父親病了兩個多月,最后他們走了,去了阿斯特拉罕,你父親承造了凱旋門,準備迎接皇帝。
      “他們上了輪船,我好像在和自己的靈魂告別……”
      “好了,我講完了……”
      她喝了一口酒,若有所思地仰望著灰藍色的天空:
      “你父親不是我生的,可我們的心是相通的!”
      她正講故事時,姥爺進來了,東聞西嗅,看看這兒,看看那兒,說:
      “胡說,那是胡說……”
      然后死盯住我,突然問:
      “阿列克塞,她剛才喝酒了?”
      “沒有。”
      “胡說,你在撒謊!”
      他猶猶豫豫地走了,姥姥向我一擠眼,笑了。
      有一次,他丫在屋子中間,突然開了口:
      “老婆子?”
      “啊?”
      “怎么會到了這個地步?”
      “誰知道。”
      “你怎么看?”
      “命里注定。”
      “是啊。”
      姥爺走了。
      “怎么回事?你們在說什么?”
      我問。
      “噢,你這個小精靈,從小你就什么都問,老了可沒的問了……”
      她哈哈大笑起來:
      “你姥爺想發財,可他在上帝眼里只是一粒灰塵,如今他傾家蕩產了,他借錢出去的那個老爺破產了!”
      她含著笑,沉思起來。
      “你在想什么?”
      “我想給你講個故事,講講葉甫斯齊格涅好嗎?”
      有個書記官叫葉甫斯齊格涅,自認聰明天下數第一,神甫和貴族不行,連最老的狗也比不上他!
      走起路來高昂頭,傲視天下!
      教訓左鄰右舍,挖苦每一個他看見的人。
      看看教堂,太矮!
      瞧瞧街道,大窄!
      蘋果不紅!
      太陽不高!
      你向他請示,他總是說:這玩意兒我早就會,只不過沒工夫搭理你罷了。
      一群小鬼來找他:
      書記官書記官,跟我們去地獄吧,那兒住著可舒服啦!
      聰明的書記官還沒來得及戴帽子,小鬼就拎起了他,一邊走一邊胳肢他,把他推到了地獄的火頭上!
      怎么樣,火旺不旺?
      他雙手叉腰,四下張望,撇撇嘴:
      你們地獄里煤氣的味太大!
      她講完了故事,頓了頓,說:
      “這個葉甫斯齊格涅,跟咱們家的老頭子一樣,死守著老規矩不放……”
      我心中總有一種疑惑,一種說不清將要發生什么的預感,這使我對姥姥的故事和童話的興趣大減,總是心不在焉的。
      “為什么說父親的靈魂不得安寧呢?”
      “這是上帝的事,凡人無從知曉”
      這種回答不能讓我滿意。
      夜里,仰望天空,這心中涌現出許多讓我泣下神傷的悲慘故事,故事的主人公都是父親,他一個人拄著棍子往前走,后面跟著一條長毛狗……

    返回目錄
    昵稱:

    網友評論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vr快艇 www.crowwebdesign.com:综艺| www.jatemweb.com:义乌市| www.frommybedtoyours.com:宾阳县| www.blueknightspavi.com:拜城县| www.99069hh.com:新竹县| www.ostseeportal.org:青河县| www.siquanlvzhi.com:新田县| www.shoe-top.com:滦南县| www.cindymcelroy.com:平遥县| www.apjiahaisw.com:广宁县| www.thejoyryders.com:英超| www.gythe.cn:寿阳县| www.xchongqing.com:无为县| www.tiekekaiguan.com:郁南县| www.pinkycandylens.com:军事| www.tjxfjzgc.com:宽甸| www.ascendingwings.com:大连市| www.lianyunlipin.com:张家川| www.lostin90.com:光山县| www.voltthemes.com:宁乡县| www.cp7576.com:阿巴嘎旗| www.philjohannes.com:东宁县| www.activeppcturkiye.com:台州市| www.1shoupifa.com:五原县| www.garagedoorsirvine.com:鹤峰县| www.xhttw.com:天镇县| www.cnsxmr.com:左贡县| www.imitrexinfo.org:宁国市| www.hongxinyu888.com:察哈| www.outaohui.com:河南省| www.letsbecomefit.com:时尚| www.oudeshu.com:和林格尔县| www.genericdrugonline.net:阿拉尔市| www.biaogantiyu.com:巫山县| www.specialdayvideo.com:台中县| www.maadqr-app.com:合肥市| www.982130.com:樟树市| www.hdb001.com:紫金县| www.cafeconsolas.com:石屏县| www.altermolfetta.com:青铜峡市| www.sqtextiles.com:饶河县| www.bcsdi.com:台安县| www.ourmanufacturers.com:晋城| www.zgjxcf.com:澎湖县| www.kd933.com:宣威市| www.70088p.com:布拖县| www.cp2110.com:宜都市| www.cp9221.com:祁门县| www.zsfulinmen.com:大兴区| www.cxpzc.cn:新丰县| www.feeling2007.com:福清市| www.mycosworld.com:汉中市| www.suliaopingpi.com:庆云县| www.xemhwyn.com:青铜峡市| www.q7838.com:浮梁县| www.onemiletrade.com:崇信县| www.sterlingsilvergifts.com:罗源县| www.vcmarienkirchen.com:大渡口区| www.acehobbyaustralia.com:临江市| www.5niu5.com:怀仁县| www.sclxss.com:苏尼特左旗| www.jnjfk.cn:泉州市| www.weekdigital.com:临颍县| www.ssxnshz.com:吉首市| www.justintoy.com:奉化市| www.triple-star.net:太谷县| www.aiyoudian.com:兴海县| www.hysmzx.com:青阳县| www.ddbsw.com:习水县| www.safehavenproj.org:东源县| www.speaklan.com:安泽县| www.xpflw.cn:德安县| www.m8385.com:屏东县| www.chaton-mignon.com:南乐县| www.zetgames.com:江北区| www.fjgwg.com:涿州市| www.i-infidelity.com:桑植县| www.tyaslab.com:白玉县| www.hg85456.com:遵义县| www.brillonenbarrois.org:长宁区| www.mfdgn.com:昌图县| www.chenabtimes.net:南丰县| www.xueyugifts.com:襄城县| www.serviceideas-blog.com:德庆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