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rt id="awqti"></rt>
  • <source id="awqti"></source>
    <cite id="awqti"></cite>
    <ruby id="awqti"></ruby>
    <rt id="awqti"><nav id="awqti"></nav></rt>
  • <cite id="awqti"><span id="awqti"></span></cite>
    <rp id="awqti"></rp>
    <video id="awqti"><nav id="awqti"></nav></video>
  • <rp id="awqti"></rp>

    第三卷 第二部 第34節

      拿破侖的將軍們——達烏、內伊和繆拉,都離火線很近,甚至有時親臨火線,他們好幾次率領一大批嚴整的隊伍到火線上去。但是,與先前歷次戰役常有的情形相反,不但沒有預期的敵人潰逃的消息,反而那大批嚴整的隊伍從火線逃回來,潰不成軍,十分狼狽。重新整頓軍隊,但人數已越來越少了。中午,繆拉派他的副官到拿破侖那兒請求援兵。
      拿破侖坐在土崗上正在喝潘趣酒,這時繆拉的副官騎馬走來,保證說,只要陛下再給一個師,準能把俄國人打垮。
      “增援?”拿破侖帶著嚴峻、詫異的神情說,他望著那個蓄著黑色長卷發的(梳得像繆拉的發式一樣)俊美的少年副官,好像沒聽懂他的話似的,“增援!”拿破侖心里想。“他們手中有一半的軍隊,去進攻軟弱的、沒有防御工事的一小翼俄國人,怎么還要援兵!”
      “DitesauroideNaples,qu’iln’estpasmidietquejenevoispasencoreclairsurmonéchiquier,Allez……”①拿破侖嚴肅地說——
      ①法語:告訴那不勒斯王,天色還沒到正午,我還沒看清棋局。去吧……
      那個長發秀美的少年副官,沒把手從帽檐上放下來,深深地嘆了口氣,又跑回殺人的屠場去了。
      拿破侖站起來,把科蘭庫爾和貝蒂埃叫來,同他們談一些與戰斗不相干的事。
      在開始引起拿破侖興致的談話中間,貝蒂埃的目光轉向一個將軍,這個將軍帶著侍從,騎著汗淋淋的馬向土崗跑來。這是貝利亞爾。他下了馬,快步走到皇帝面前,大膽地高聲說明增援的必要。他發誓說,只要皇帝再給一個師,俄國人就得完蛋。
      拿破侖聳了聳肩,什么也沒有回答,繼續散他的步。貝利亞爾高聲而熱烈地同皇帝周圍的侍從將軍們談話。
      “您太性急了,貝利亞爾。”拿破侖又走到剛來的將軍跟前說,“在戰斗激烈的時候,很容易犯錯誤的。你再去看看,然后再來見我。”
      貝利亞爾還沒走出大家的視線,又有一個使者從戰場的另一方騎馬跑來。“Ehbien,qu’estcequ’ilya?①拿破侖說,那腔調就像一個人老被打擾而動怒了似的。
      “Sire,leprince……”②副官開始說。
      “請求增援?”拿破侖帶著慍怒的神色說。副官表示肯定地低下頭,然后開始報告;但是皇帝轉過身去不看他,走了兩步,停住,又走回來,把貝蒂埃叫來。“應該派后備軍了。”他說,兩臂微微攤開,“您看派誰去?”他問那個他后來稱之為oisonquej’aifaitaigle③的貝蒂埃——
      ①法語:噢,又有什么事啊?
      ②法語:陛下,公爵……
      ③法語:小鵝,我使他變成了鷹的小鵝。
      “陛下,派克拉帕雷德師吧?”對所有的師、團和營都了如指掌的貝蒂埃說。
      拿破侖同意地點點頭。
      那個副官向克拉帕雷德師跑去。幾分鐘后,那支駐在土崗后面的青年近衛軍開動了。拿破侖默默地看著那個方向。
      “不。”他突然對貝蒂埃說,“我不能派克拉帕雷德。派弗里昂師去吧。”他說。
      雖然用弗里昂師來代替克拉帕雷德并沒有任何好處,而且這時阻留克拉帕雷德師而改派弗里昂有著明顯的欠妥和遲延,但是命令被嚴格地執行了。拿破侖沒有看見,他在對待自己的軍隊問題上,是在扮演著用藥品危害病人的醫生角色,——雖然他對這個角色曾有十分正確的理解和指摘。
      弗里昂師也像別的師一樣,在戰場的煙霧中陷沒了。副官們從各方面不斷馳來,他們好像商量好似的,都說同樣的話。都要求增援,都說俄國人堅守陣地,有unfeud’enBfer①法國軍隊在炮火下逐漸減少。
      拿破侖坐在折椅上沉思起來。
      那個從早晨就沒吃東西,喜歡旅行的德波塞先生,走到皇帝面前,大著膽子恭請陛下用早餐。
      “我希望現在就可以向陛下慶賀勝利了。”他說。
      拿破侖一言不發,表示否定地搖搖頭。德波塞先生以為他是否定勝利,不是否定早餐,就大著膽子,嬉笑著恭敬地說:可以吃早飯的時候,世上是沒有什么能妨礙的。
      “Allezvous……”②拿破侖突然面色陰沉地說,并且把臉轉到了一邊。德波塞先生臉上露出抱歉、后悔、歡喜的幸福微笑,邁著平穩的步子走到別的將軍那兒去了。
      拿破侖情緒頹喪,正像一個一向幸運的賭徒,瘋狂地下賭注,從來都是贏的,可是忽然間,正當他對賭局的一切可能性都精打細算好了的時候,卻感到把路子考慮得愈周全,輸的可能性就愈大。
      軍隊依然是那個樣子,將軍依然是那個樣子,所做的準備、部署,proclamationcourteeténergique③和拿破侖本人依然是那個樣子,這些他都知道,他還知道,他現在比過去經驗豐富得多,老練多了,而且敵人也依然同奧斯特利茨和弗里德蘭戰役時一樣;但是,可怕的振臂一揮,打擊下來卻魔術般地軟弱無力——
      ①法語:可怕的炮火。
      ②法語:滾開……
      ③法語:簡短有力的告示。
      仍然是以前那些準保成功的方法:炮火集中一點轟擊,后備軍沖鋒以突破防線,接著是deshommesdefer①騎兵突擊,——所有這些方法都用過了,但不僅沒取得勝利,且到處都傳來同樣的消息:將軍們傷亡,必須增援,無法打退俄國人,自己的軍隊陷入混亂之中。
      以前,只要發兩三道命令,說兩三句話,元帥們和副官們就帶著祝賀的笑臉跑來報告繳獲的戰利品:成隊的俘虜,desfaisceauxdedrapeauxetd’aiglesennemis②大炮和輜重——繆拉只請求讓他的騎兵去收拾輜重車。在濟迪、馬倫戈、阿爾科拉、耶拿、奧斯特利茨、瓦格拉木等等地方③都是這樣。現在他的軍隊碰到了什么古怪的事情——
      ①法語:鐵軍。
      ②法語:成捆的敵方軍旗和國旗。
      ③這是拿破侖發動的一些有名的戰爭。洛迪和馬倫戈在意大利,一八○○年拿破侖在那里打敗奧國人。阿爾科拉是意大利一個村子,一七九六年他在那里打敗了人數比他多的奧國軍隊。一八○六年拿破侖在耶拿大敗普魯士人和撒克遜人。瓦格拉木是維也納附近一個村子,一八○九年他在那里打敗奧國人。
      雖然占領了一些凸角堡,但拿破侖看出,這與他以前所有的戰役不同,完全不同。他看出,他所感受到的,他周圍那些富于作戰經驗的人也同樣感受到了。所有的面孔都是憂慮的,所有的目光都在互相回避。只有德波塞一個人不明白所發生的事情的嚴重性。有長久作戰經驗的拿破侖十分清楚,連續進攻八個小時,用盡一切努力仍未贏得這場戰役,這意味著什么。他知道,這一仗可以說是打輸了,眼前的戰局正處在千鈞一發的時刻,隨便一個哪怕最小的偶然事故,都可以毀掉他和他的軍隊。
      他默默地回顧這次對俄國奇怪的遠征,這次遠征沒打過一次勝仗,兩個月來連一面旗幟、一門大炮、一批軍隊都沒有繳獲或俘虜。他看周圍的人們深藏憂郁的面孔,聽俄國人仍堅守陣地的報告,——于是一種可怕的感覺,有如做了一場噩夢似的感覺,揪住了他的心。他忽然想到可能毀掉他的那些不幸的偶然機會。俄國人可能攻打他的左翼,可能突破中央,他本人也可能被流彈打死。這一切都是可能的。以前每次戰役,他只考慮成功的可能性,現在卻有無數不幸的可能性擺在他面前,這一切都在等待著他。是的,這好像是在做夢,一個人夢見一個暴徒攻擊他,他揮起臂膀給那個暴徒可怕的一擊,他知道這一擊準能消滅他,可是他覺得他的臂膀軟綿綿的,像一塊破布似的無力地垂下來,一種不可避免的滅亡的恐怖威脅著這個束手無策的人。
      俄國人正在進攻法軍左翼的消息,引起了拿破侖這種恐懼。他在土崗下面默默地坐在折椅上,垂著頭,臂肘放在膝蓋上,貝蒂埃走到他面前,建議去視察戰線,確切地了解一下實際情況。
      “什么?您說什么?”拿破侖問。“好,吩咐備馬。”
      他騎上馬到謝苗諾夫斯科耶去了。
      彌漫在整個戰場的硝煙緩緩地消散著,拿破侖走過的地方,馬和人,有的單個,有的成堆,躺在血泊里。這么恐怖的景象,在這么一個小小的地區有這么多死人,拿破侖和他的任何一個將軍還從來沒有見過。一連十個小時不斷的、令人聽來疲憊不堪的大炮轟鳴,給這種景象增添了特殊的意味(就像配有活動畫面的音樂)。拿破侖登上謝苗諾夫斯科耶高地,透過煙霧,看見一隊隊穿著陌生顏色的軍裝的人,那是俄國人。
      在謝苗諾夫斯科耶和土崗后面,站著俄軍的密集隊形,他們的大炮不斷地轟擊。他們的戰線籠罩著濃煙,已經沒有戰斗了,只有連續不斷的屠殺,無論對俄國人,抑或對法國人均無裨益的屠殺。拿破侖勒住馬,又陷入剛才那種被貝蒂埃喚醒時的沉思中;他無法阻止他面前和他周圍發生的事,無法阻止那被認為由他領導和由他決定的事。由于失敗的原因,他第一次覺得這件事是不必要的和可怕的。
      一個將軍走到拿破侖面前,向他建議把老近衛軍投入戰斗。站在拿破侖身旁的內伊和貝蒂埃交換了眼色,對這位將軍毫無意義的建議笑了笑。
      拿破侖低下頭,沉默了很久。
      “AhuitcentlieuxdeFrancejeneferaipasdémolirmagarde.”①他說,然后勒轉馬頭,回舍瓦爾金諾去了——
      ①法語:在遠離法國三千二百俄里之外,我不能讓我的近衛軍去送死——

    返回目錄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vr快艇 www.wc915.com:灵台县| www.bcltw.com:华池县| www.blackgayamerica.com:夏河县| www.achetervigrxplus.com:永兴县| www.oldgrandmatube.com:麦盖提县| www.lsyjsg.com:南丰县| www.ynsh9188.com:通江县| www.vipsus.com:赫章县| www.citiestoashes.com:冷水江市| www.apexautoleasing.com:汶上县| www.accentata.com:乌拉特前旗| www.0577gf.com:称多县| www.curlytoppipeco.com:孟州市| www.932382.com:深水埗区| www.kyotolive.com:瑞丽市| www.viralmusictoolkit.com:齐河县| www.rerrt.com:九龙县| www.488cl.com:施秉县| www.blackangelunivers.com:武夷山市| www.mikenatalizio.com:呼图壁县| www.eicsamexico.com:南和县| www.techintw.com:乌拉特前旗| www.wateric-valve.com:应城市| www.flamwoodvideo.com:资源县| www.surridgesmusiccentre.com:昌宁县| www.090633.com:登封市| www.3eew.com:清水县| www.edongphoto.com:老河口市| www.siamcornerthaikitchen.com:邓州市| www.jumpingjacksjumps.com:肇源县| www.7vui.com:常德市| www.parkerpeter.com:峡江县| www.killdevilhillbrooklyn.com:连南| www.jsxyybj.com:威宁| www.yhfs100.com:长宁区| www.fenggongsi.com:建昌县| www.barcelona-taxis.com:宜昌市| www.shanghailondoncab.com:伊宁县| www.q420gb.com:靖远县| www.wi-fisys.com:河间市| www.thevirginiainformer.com:新野县| www.ah-zszs.com:慈利县| www.game-football.com:松桃| www.ebwww.com:雅安市| www.jzyxny.com:宁南县| www.salsa-101.com:县级市| www.hhaaxx.com:天门市| www.wwzz888.com:正镶白旗| www.petsupplydistributor.com:商河县| www.ezkertza.com:布尔津县| www.opfci.com:彭州市| www.swaggjewels.com:大竹县| www.galbia.com:沙田区| www.accommodations-around-the-world.com:通州区| www.csjwa.com:寿宁县| www.gcxlsj.com:慈利县| www.044m.com:武冈市| www.fm553.com:奉节县| www.laopinionxyz.com:乐东| www.jsjingming.com:泾川县| www.resultsseekers.com:盖州市| www.lainiyin.com:曲周县| www.kctkp.cn:繁峙县| www.afterindia.com:高淳县| www.checkisautobody.com:博兴县| www.alongtheway-mdt.com:蒙阴县| www.ukvapez.com:浑源县| www.themobilitypov.com:天镇县| www.w6882.com:辽中县| www.michel-berger.net:原平市| www.hyrscg.net:汝城县| www.slclong.com:泰来县| www.employerlawblog.com:延庆县| www.ivanerofeev.com:北流市| www.brushhairandmakeup.com:徐州市| www.bbcgj.com:泸水县| www.firmware-drivers.com:公主岭市| www.gamelip.com:海阳市| www.592chao.com:茂名市| www.ac8ufu.com:康乐县| www.cp55522.com:克什克腾旗| www.changinglivesdayspa.com:阳江市| www.cp3669.com:隆安县| www.isi-stone.com:临澧县|